我喜欢篮球吗?

  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这样问自己。

  舍弃了美好的休息时间,急急忙忙的跑去老远老远的破公园,和一个小萝莉一起玩篮球。

  最主要的,我在想,我不在的时间里,京子阿姨和哥布林一定会更累的。

  篮球给人的印象:霸道的灌篮,夺命的三分,令人窒息的盖帽,身体和身体无间隙的接触……亦或是更深的层次,对自我的挑战,天空的挑战,甚至是命运的挑战?

  那它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人不管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不管受伤跌倒,消耗力气的在那些小球场上付出汗水,消耗卡路里?

  又或者说,我只是一个单纯的变态萝莉控,为了和小萝莉一起看金鱼才选择打篮球的?

  我不知道。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习惯了每天都来到公园的小球场这里,每天重复机械的投射几百次,每天都用晴子教授的三八式投篮练习。我甚至习惯了晴子不在的日子,我也会自己一个人默默的投射,默默的看着天空的临界线被黑色所占据。

  差不都,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吧。

  很久很久之前,晴子就没有来了,虽然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确实令我挺伤感的。

  应该是搬家了吧,我想。

  现在的话,怕是连我是谁也忘记了。

  童年的美好与感伤,如同夜风吹过窗帘,月光无声的流入梦里,又无声的消散。

  小小的孩子,还不能完全理解离别的忧伤吧。小小晴子估计也是这样,将来长大到小晴子的时候,属于我们的记忆也会被彻底埋葬吧。

  时间,是一种连神也无法抗拒的伟力,生老病死,阴晴圆缺,悲欢离合。它能够改变一个人,让人成长,让人衰老;它也能够改变一座山,上则高山,下则海地。进而,时间甚至会改变一个世界。

  对篮球,我也算是从当初怀着变态想法到现在的有一些喜欢了吧。不过篮球在我的心目中始终是一种行为,甚至算不上是爱好。

  可有,可无。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寂寞和身体的需要。

  一个人,迎着烈日,在阳光的照耀下,眯着眼,身体的一次次运作,篮球的每一次投射。自己,仿佛是游离在外的灵魂,冷冷的审视着“自己”的动作,感受着心的变化。

  它和小说一样,也是既能让人投入进某个世界,又能以超人角度甚至自己自身的两种性质相近的事物。

  至少,对我而言。

  但是即便是篮球也好,小说也罢,在生活面前,它还是必须弯腰。

  人类世界所有的娱乐活动,甚至包括哪些艺术也一样。当人类的物质需要满足了,他就会想得到精神世界的安慰。小说、电影、美食……然后当精神需要也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后,人类就会谋取更高级的物质追求、精神追求,再然后是无限的欲望循环。

  健太、耀太、阳菜乃都上幼儿园了,而小欣,也很快就要上初中了。面对着包括我在内的几个小鬼,大伯雄介的负担更加重了。即使在日本,公立小学不需要学费和早餐费,但是文具、衣服,还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费用。小小的拉面馆,真的能够坚持下去吗?

  上天确实赋予了我很多,第二次生命,让我重生在这个世上,得以再次欣赏记忆中的月亮和太阳。有着前世记忆的我从小就比很多小孩成熟,我的成绩也没有低过班上前十,但上辈子本身就是个20多点的年轻人,关于赚钱这方面,我的观点只有一个。

  不当老板的人赚不了钱,帮别人打工买不到房子。这个就是我的观点。

  本身我就不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我也学不会像小说中那些主角一样,虎躯一震,王八之气肆意之后财源滚滚,美女多多。

  究竟,该怎么挽救这个家庭呢?尽管现在还可以支撑得住,但是要是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这个家庭又会怎样呢?

  所以我很讨厌意外,那是因为每当意外发生时,总是需要你去承担,压力、别人的责备、后果。尽管这样的想法很幼稚。

  我也很讨厌生病。

  还记得当初年幼的妹妹生病时,看病所需要的费用一下子就花费了一个月的伙食费,之后的一个月间,餐桌上就只剩下一些拉面馆用剩的食材。我不想雄介叔叔和京子阿姨为我们俩担心,连说也没有说一声。

  就在这个月的某一天。晚饭的时候。

  “哥哥,为什么每天都是拉面啊?”小欣的眼睛瞪住了桌子上的拉面,即便是我花费了无数心思每天都换一种口味,但换到最后,也只剩下叉烧还是鸡蛋这样的选择了。事实上,无论任何食物也一样,吃太多了也会厌烦的。

  “……”我当场就说不出话了,感觉眼眶胀痛,有什么东西要掉出来那样。

  “为什么呀,我不想吃拉面了。”小欣发出了小小的抗议,但看到我的表情,年幼的她似乎懂得了什么,默默的拿起了筷子。

  我很想回答说,“嘿,我最爱的妹妹,明天就吃特级牛肉好不好?”

  但我最后只是默默的吃面。

  我不喜欢撒谎。人们说,撒谎是为了不伤害对方。前世的我在一段时期也是这样想的。

  为了更方便的完成工作而逃避责任,为了一个面子,为了不浪费时间……很多很多。

  但是,我不能对着一个孩子,特别是我的妹妹撒谎,难道要我说,是因为帮她看病的原因,家里已经不能揭开锅了吗?

  “耶!终于不是拉面了。”

  “嗯,要多吃点哦。”

  第二天,我做了一件让哥布林发现就绝对会杀死我的事情,我偷偷的把给客人的叉烧、牛肉之类的给少一些,剩下的塞到了准备好了的食盒里,然后回家后做了一道又一道都是肉的菜来。

  从那天开始,我就对自己说,绝对不允许自己生病。

  生病的话要是小感冒直接无视,连药也不吃了,如果是什么血癌、艾滋、癌症、白血病这样的话,我会偷偷的一个去死了算了。

  我可不是说笑的。

  当然,身上的眼角膜、肾啊肝啊可以卖的还是要卖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夕阳再一次倾泻,八木公园的小球场里,隔着铁丝网可以眺望到网格状的,被橘红染色的大海,那晶莹闪烁的水光,温柔的海风打断了我的思绪。

  今天,也要继续加油!我站了起来,正准备回家。

  一道身影,映入了我的眼里。

  “小鬼,要单挑吗?”刺猬头的少年,右手不断抛起篮球,眼神高傲。

  说完话,他拿球,屈膝跳起,整个动作干净利落,连出手的时刻也是这么完美。

  而篮球也从三分线外,“唰”的一声,一头扎进篮网里。

  “三井寿,厉害吧。”臭屁少年摸了摸鼻子,脸上灿烂的笑容,很阳光,也很欠揍。

  于是我也从身下捡球,并且故意走到差不多中线的位置。

  或许和篮筐让人之间的距离,会让所有人都产生出恍惚。但对我俩说,我和篮球还有篮筐是没有间隔的。

  我万分的相信,只要出手,只要出手。

  篮球的厚重感会带给我质感,屈膝,起跳。依旧是三八式的投篮方式。

  手指的触感,方向无误,膝盖和腰部的曲线,力量正好。

  用目光目送着,给予篮球力量。

  “唰!”

  “其实,也一般般。”我走到他旁边,用淡淡的眼神淡淡的看着,再用淡淡的话语,淡淡的说话。

  最后我想淡淡的转身,不知道他,

  允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