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打,两拍,两撞,晃开福田,上篮成功。

  ……

  加速突破,急停,收球晃起福田,在补防中锋过来之前,传给篮下空无一人的村田,后者篮下打板入球。

  ……

  无球跑动,接球,投射假动作,中了无数次招的福田犹豫着起跳,我却挨着他身子,半截篮命中顺便得了个犯规。

  ……

  福田吉兆,雄性人形动物,身高体壮,端得是上天给了好骨架子。与小田一样,都是在亚洲人中罕见的能跑能跳型。拥有出色的进攻天赋,但防守意识却烂得像狗屎。只要轻轻一个晃动,对方就会像点爆竹一样大跳特跳不知道搞什么飞机。

  进攻上一开始还能依靠出色的身体素质强吃我,但被我连续在他身上连进几球后,这厮的脸色只差一件清朝官袍就可以去香港应聘僵尸片主角,看我的眼神也变得跟老年痴呆所特有的神韵所靠拢。

  这场以锻炼新人为主的比赛最终还是结束了,结果是主场作战的我们获胜,本来有些冷清的篮球馆也因为胜利以及其他学生的到来而变得热闹。在一片欢呼声中,和光中学流氓队以78比57大胜对方21分。

  看着福田的脸色,我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说什么,这家伙一看就知道是自尊心超强的人。如果我傻不拉几的过去跟他安慰,说不要灰心啦,人生就是这样的,失败是难免的,你努力点也可以打败我的云云,不被人打成白痴都成一个问题。

  胜利的气氛弥漫到整个队伍,就连赛前、赛中赛后一直嘟嘟嚷嚷的小田也露出了贱笑,与之相反立海国中的队员就有些愁云惨淡了,特别是大越队长的脸色跟乌鸦一般漆黑。

  篮球的世界,或者说竞技运动的世界就是这样,将别人打败或者被别人打败,两者只有其一。对福田来说,这次的经历应该会让他有所感悟吧,希望不要怨恨我就是了。

  其实福田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篮球料子,现阶段的他已经表现出出人的进攻天赋了,我之所以三番五次的能在他防守下进球也是因为经验而已。等他有了一个好的教练能教导他进攻意外的东西,那情况就会与现在不同吧。

  毕竟说到底,篮球还是长人的运动。

  “谢谢指导!”

  “谢谢指导!”

  比赛完毕,大家互相鞠躬致意,年轻人所特有的脾性让立海国中的少年们有些尴尬,鞠躬的时候都不敢目视我们。但八面玲珑长袖善舞的清水队长这时走出来连说大家实在是辛苦,特意前来本校指导我们比赛,实在是非常感谢,等下洗漱完毕后请务必去本校食堂品尝那里的天妇罗,当然是我请,最后真的非常感谢!

  于是一片祥云笼罩,友谊万岁,运动万岁。大家也恢复了年轻人所特有的本色,队长副队长当然是跟着他们请吃饭,和他们寒暄完毕后我自然是要撒哟拉拉了。

  这次的比赛,虽然是练习赛,但也算是我这一辈子参加的第一次正式比赛吧。

  回想起童年,虽然我每天都忙死忙活,不过每天都会尽可能的抽时间去小公园里打打篮球,顺便和三井寿撸一撸。这时候心情真的有些复杂了,既有些欣慰自己的努力得到回报,又有些怀念那时候的日子,不知道三井这个混蛋还好吗?这么久都没见他了。

  “大家这次比赛打得很好。”等对方人走完后,上田老油条代表队长进行表扬大会。本来想回更衣室的,但小田死活不肯回去,说要让观众好好观摩他雄伟的身姿,没办法的上田也只能就简了。

  “剩下的东西我嘴笨就留给清水说了,总之!”

  “辛苦了,完毕,大家回家吃饭!”

  果然符合贱人上田风格的讲话,**。我心里腹诽着,正准备洗白白之后回家,肩膀却被九部拉了一把。

  “有事、”剩下的话我不说了。

  本来忙着和观众粉丝搞互动的小田忽然之间停住了忙碌的身影,在他的周围是我最熟悉的朋友樱木军团。此时樱木几人团团把小田围住,但贱人双手抱胸,根本就没有将这群手下败将放在眼里。

  “哈哈哈,小田君!我刚才可看到你被那个丑男扣倒了,你这个垃圾,白痴,看你还敢这么嚣张。”

  “被人隔扣的滋味不错吧。”

  “男人是必须面对失败的,当经过风雨的历练后,男孩才能够真正的成为男人。”

  “傻比,我看你当时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心里还想着是不是会发生暴力事件呢,还男人!”

  “……所谓真正的男人,第一点就应该是拿得起放得下,肚子里能撑伞这样的俗语你没听过吗?”

  “樱木不要理他了,这家伙看来已经被打击得心里开始变态了。我估计他好像随时都恨不得抹把腋下的香味给人闻闻,脱掉内裤让人见识见识他确实是个真真正正的日本男儿。”

  “就是,叫你不要打这么多飞机了,看吧现在前列腺爆炸导致精神出现幻象了吧,唉,可怜的孩子。”

  “真正的雄狮绝不会惧怕一百只纠集起来的野狗。即便你们怎样说,观众注意到的始终是我这个在场上挥洒晶莹汗汁的男人。”

  “你好小田龙政同学,我是神奈川楼良精神研究中心的大楠主治医师,我院领导高度重视你的情况,派我来帮助你摆脱病魔的困扰,希望你相信医生,配合我们工作,精神疾病可防可控可治,你要树立起坚强的信心,我们一定会使你走出阴影。”

  “……”

  眼看情况开始准备失控,其实是小田似乎准备失控。我连忙丢下一脸紧张的九部,连滚带爬的跑着过去。

  说到打球和自恋自大可能一百个高宫也不是小田的对手,但是说到吵架,翻滚跌宕街头几十年的樱木军团一张嘴就可以骂死小田了。

  这群家伙果然不得让人安宁了,不过上次挨了一脚的我看到这样的情况心里也有些爽的,但要是小田这家伙恼羞成怒去叫他家里的保安的话,那我们就亏大了。

  “樱木你等我啊,好,我们回家吧。”和身后的二之宫小朋友示意一下,连澡都没洗的我手脚并用的抓住了洋平。

  这群人当中,洋平最瘦。

  “走了走了!今天是星期五,客人很多的,快回去快回去!”

  “怎么嘛小健,我们说得这么爽,你这家伙!”

  “小健松手啊,不要理我们。”

  “晕,小健……”

  “你们给我记住,只有人格才是一个男人最大的力量。所以我是不会在意……”

  好不容易把樱木军团连推带拉的送出体育馆,松了一口气的我听着耳边传来连绵不绝的抱怨,当真是郁闷到了极点。

  耳里不断传来樱木等人的议论,如同几百上千个苍蝇轰炸机在脑海中盘旋。都是些什么好不容易逮着机会羞辱小田一番了,都是小健这家伙。大不了再跟那些保安打一架就是了,又不是没打过,怕什么呀云云。

  耳边受到来自他们的精神攻击,恍惚的我鼻子嗅到的气味还是让我回到了现实。汗臭,脚臭,口臭,还有高宫特属于胖子的体味……所有的一切气味都显示出“臭男人”这个词语的精辟。

  “回去了回去了!哪里还有那么多屁话!”我眼一瞪,再沉声一哼。声音姿态显得既凝重肃穆又威武自然。

  “去死!”

  “滚!”

  “亏我们还特意去帮你加油呢!”

  “死拉面行人你行啊你!”

  本来以为我的霸气能顺利震慑他们,间接导致这群家伙目盲、眩晕、肾亏、前列腺炎、膀胱癌、精神病……的

  但……真是呱噪啊。谁说男人就不吵的,吵起来也要人命。

  唉,回去之后还要解决另一个问题,这日子啊……

  橘红色的阳光暖暖的照在我身上,抬头看着西沉的太阳,本来因为比赛胜利而高兴的我,却渐渐的有些低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