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看着冷妖姬身上穿着百凤朝仙裙,雪白的衣裙上有银丝刺绣的诸多形色各异的凤凰,每次走动,身上凤凰刺绣便如同活过来一般,衬托的冷妖姬若仙子一般一尘不染。

  冥王看着冷妖姬缓步走至大殿中央,目光不由得有些痴了,除去之前冷妖姬对他的折磨,单看她的容姿,的的确确是挺吸引人的,外加上此时又穿了一件如此仙气的衣物,如此看来,倒不像是魔界之人了。

  “尊上,万事俱备,不知何时开始?”娓儿见冥王不语,不由得提醒道。

  “额,啊?额,那便开始吧!”冥王挥了挥手,只见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乐师从大殿的后面缓步走了出来。

  娓儿倒是觉得惊讶,她待在仙界如此之久,不知道仙界之中竟有乐师的存在,不过比起这个,娓儿其实更加想要看冷妖姬的舞姿,听冥王说的如此厉害,竟能以一舞赢得老魔尊的青睐。

  乐师准备片刻,便开始弹奏起来,丝竹声声,珠落玉盘,仙音不绝于耳。

  冷妖姬见此,也不由得开始起舞,虽然不愿如此,但是为了娓儿的计划,她也要强忍着心中的怨言。

  只见她舞姿曼妙,时而如小鹿欢跳,巧月灵动,时而如飞鸟,身形轻盈。

  舞姿一起,百凤朝仙裙上的凤凰刺绣真的从衣物中挣脱出来,七只色彩各异的凤凰残影围绕着冷妖姬翩然翻飞。

  相传百凤朝仙裙中的银丝是由凤凰之血加持仙力凝聚而成,亦有凤凰真魂附着其中,每次起舞之时,便会从衣裙中挣脱出来,配合舞者律动。

  一曲舞罢,冷妖姬半躺在地,衣袖掩面,美不胜收。

  半空中盘旋的七彩凤凰化作七道流光飞回百凤朝仙裙中。

  不仅冥王看着痴了,就连一旁的娓儿和乐师都已经愣在了那里。

  直到冷妖姬舞罢起身,众人才中刚刚的舞姿中回过神来。

  啪啪啪的拍掌声从冥王的手中传来。

  “哈哈哈……当真是美不胜收,美不胜收啊!哈哈哈……”

  大殿上只有冥王的笑声在回荡着,娓儿低头静静的站在一旁,冷妖姬却是冷着一张脸。

  “冷妖姬,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冥王一边说着,一边从大殿的高台上走了下来。

  几瞬之间便行至冷妖姬的面前,伸手捏住冷妖姬的下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你还是那么美~!不愧是魔界第一美人,不,你应该是三界之中最美的!”冥王毫不吝啬的夸奖着冷妖姬。

  冷妖姬却是一脸厌恶的甩开冥王的手,就像是他的手上有什么脏东西似是。

  “呵,可惜啊!你的心早在多年前便给了天帝那小子,不然,我也会考虑把你留在身边,服侍我。”冥王说着,叹息一声。

  “你少痴心妄想了,想让我服侍你?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冷妖姬眼睛微眯,身上散发出一丝杀气。

  虽然她的魔力被封印住,但是这并不影响她想要杀人的冲动。

  “我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说……我若是杀了天帝,你会不会回心转意?”冥王似是想到了什么。

  冷妖姬却是一阵沉默,这件事,她并不能决定什么,若是天帝真的死了,或许她也会在报仇之后自杀吧!

  “好了,舞也看过了,想来祝融也差不多快回来了,你先回天牢吧。”冥王说着便缓步走至高台之上,而后似是想起什么一般,停步转身说道:“这件衣服就送你了,不论何时,你都要穿着它!三界之中,只有你……能配得上它!”

  冷妖姬闻言,眉头不由得一皱,心中很是不悦,但是也不好说什么,便转身向着大殿外面走去。

  “娓儿,你也一起去!”冥王坐在金龙宝座上说道。

  “是!”娓儿应了一声,便快步追上冷妖姬的步伐。

  两人出了大殿,千凡却从大殿的后面缓步走了出来,直接站在了冥王的身后。

  “觉得如何?”冥王脸上的玩味的笑容消失不见,整张脸上只剩下冷漠。

  “娓儿一定在暗中搞什么计划,具体是什么还说不准,不过从她这几日的动向来看,救下冷妖姬的可能性会大一些!”千凡若有所思的说道。

  只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娓儿并未失忆,这也得亏了她早些年的演技,三年多的谨行慎为结下的果实。

  此时的娓儿计划的并不只是救下冷妖姬,而是冷妖姬和整个仙界之人。

  “此时也不过是你的猜测而已,就算是救下冷妖姬,她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多冷妖姬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也不会少!”冥王说道。

  确实,仙界之中有祝融这样实力超群的存在驻守,就算是冷妖姬逃走,也不会对他构成什么威胁!

  “你说,娓儿会不会此时就救下冷妖姬逃走?”冥王不由得再次问道。

  千凡思索片刻,说道:“理应不会,冷妖姬此时并未有什么生命威胁,她又解不开冷妖姬身上的封印限制,此时救她,无非是带了一个拖油瓶在身边,她如此聪颖,就算是要救,也不会此时救!”

  冥王点了点头,有千凡在,果然什么事情都想的很是全面,这让冥王欣慰不少,厉鬼那厮当真是找了个好智囊。

  此时娓儿和冷妖姬走在去往天牢的路上。

  娓儿若有所思的看着身旁的冷妖姬。

  冷妖姬似乎是受不了娓儿的目光,不由得嗔道:“娓儿,你怎么从大殿出来,便一直在看我,难道是怀疑我?”

  “呵呵,怎么会,你怎么会这么想?在怎么说,我们也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当然不对我怎么样了,只是我看完你的舞姿,当真是无法自拔呢!”

  冷妖姬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急忙说道:“什么舞姿不舞姿的,好久不曾跳过了,都有些生疏了!”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冥王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了,那可是一点都没有说谎哦~!”娓儿不由得调侃道。

  “什么话?”冷妖姬一脸不解的看着娓儿,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