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杨长生就是一头饿狼,凭着自己对于武技的造诣,再加上爷爷杨风的死对于他的刺激,杨长生的潜力无限发掘,平常所不能使出来的武技今日全部如囊中之物般尽数使出,对于受伤的赵朴斩杀而去。

  而赵朴不知何时已经将胸膛之中的长枪抽出,身形虽然有些虚晃,但是此时的杨长生对于他来说还没有让他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一脚踹飞杨长生,赵朴竟有些气喘,胸膛处的伤口,鲜血仿佛小溪一般流淌不止,这让赵朴意识到必须尽快斩杀掉杨长生,否则迟则生变。

  可是此时的杨长生仿佛已经沉浸在这种和高手过招的快感之中,什么仇恨什么友谊已经全部被他抛在脑后,在他的脑海之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手中的长枪仿佛是不听使唤的尽情挥洒,各种武技杀招不停的演变而出,而这一切都归源于和赵朴的交锋之中。

  越是和赵朴交手,杨长生越是能感受到烈火枪法的无穷变化,而对于武技之上的造诣也在不断的提升之中。

  国学院大门处的凤韵看着场中的决斗,她本来一脸愁容的紧张神色此时也渐渐的舒展开来,甚至于眼神里满是希冀,因为她看到了决斗场上杨长生立地而长的进步,从之前的被赵朴一招招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到现在的逼迫得赵朴不得不尽全力之外,杨长生在短短几次交锋之间就已经将烈火枪法演练到了九阶的地步。

  八阶灵武者的杨长生已经能和杨风这个九阶灵武者比肩,那么九阶的杨长生就已经是和赵朴并肩的存在,何况杨长生后来而上,潜力无穷,而赵朴身受重伤,更是戳木老年,这一场战斗其实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

  这一场战斗一直持续到了天明,直到东方的天空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赵朴此时已经狼狈不已,披头散发,整个人身上的一件宽大白袍已经有半边被鲜血染成了红色。

  而杨长生此时已经持枪而立了,他可以在一瞬间就让赵朴身死,但是他却没有,这样一枪了结了赵朴的性命,对于赵朴来说太便宜他了。

  杨长生他在等,他要在所有学子面前斩杀掉赵朴,他自信就算是二皇子赵无情前来,也不能从他的手中将赵朴救走,一个晚上和赵朴交手,杨长生已经尽得烈火枪法的精髓,原来烈火枪法的最高境界是能使出烈火。

  烈火本是天地之物,岂能存在于人的体内,但是在灵武大陆,修习武技的人之所以被称之为灵武者,乃是武者一旦拥有灵脉,操纵体内灵力便可以摄取天地之物,一如杨长生的烈火。传闻大德王朝的二皇子赵无情就是因为练习这烈火枪法开启了灵脉,才被海外仙人带入到了海外仙岛修习仙人法术去了。

  一个晚上的演练,使得杨长生开启了身体之中的灵脉,成为了一名真正的灵武者,灵力配合武技,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灵武者。

  “凤韵,我大德王朝危矣,还不速速出手诛杀此等叛逆。”赵朴虽然频临绝死,但是他还想再搏一搏,不禁对着在大门处站了一夜的凤韵喊道。

  “你死了并不代表大德王朝就垮了,你还有子子孙孙,我只负责守护大德王朝不被毁灭,你的死活于我何干。”凤韵丝毫不上赵朴的当,他的这些话当然也是说给杨长生听的。

  杨长生也不傻,当然明白凤韵话语之中的意思,也就是说自己斩杀了赵朴,凤韵不会插手了。只是杨长生心中好奇,凤韵对于大德王朝到底有何渊源。

  “凤韵,你怎么会和赵家的人扯上关系。”杨长生对着身后的凤韵问道。语气并没有昨晚那么的冷漠和生疏。

  “长生,能答应我不要毁掉大德王朝么,当然斩杀几个赵家的不肖子孙还是可行的。”风韵非但没有回答杨长生的问话,反而对着杨长生询问道。

  “好,再斩杀掉赵术,我就收手。”杨长生倒是干脆。

  偌大的广场之上,随着旭日东升,越来越多的学子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国学院,在他们的眼前出现了这样的一幕。

  老夫子此时已经频临垂死的边缘,整个人半跪在地上,胸膛的鲜血还在滴滴渗出,染红了他那一件宽大的白袍,而在夫子的身前,那个半年来在国学院不动声色的杨长生手提长枪,仿佛是看管犯人一样的拿枪指着夫子的头颅。不远处医理教习凤韵双手环抱于胸前,整个人斜靠在巨大的石柱之上,只是眼神静静的看着杨长生的背影。

  所有的学子们都感觉到不解,莫非是杨长生要杀夫子,那凤韵教习为何会在一旁无动于衷,诸多学子们站在偌大的广场之上开始议论纷纷。

  这其中还包含有公主赵渲,还有赵术的儿子赵牧,不过这两人似乎还不知道夫子的身份,所以也只是站在一旁小声交谈着,丝毫不知道半跪在杨长生面前的老夫子便是他们的老祖宗。

  杨长生经过一夜的激战,一举开启了灵脉,面对昨日他整个人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次看向这些学子们,杨长生有一种俯视他们的感觉,至少如今的他是可以斩杀十阶灵武者的存在,今日的杨长生足以有和凤韵教习比肩的地步,所以面对这些学子,杨长生已经超出他们太多太多了。

  “就是他,仙使大人,是那个站在老祖宗身前的少年。”自众人的头顶处,传来镇国侯赵术的声音。

  循声望去,才看到半空中一只硕大的白鹤之上隐隐站着两人,其中一人乃是大德王朝的君王赵术,而另一人则是身穿羽衣,头戴玉冠,面白如玉,看起来如出尘的九天仙人一般的男子。

  杨长生多年来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看人第一眼最喜欢看眼神,当那如马匹大小的白鹤快要贴近地面之时,杨长生便对着那个陌生男子的眼神看去。

  只一眼,杨长生就惊出一声冷汗,那个男子的眼睛仿佛是一个无底洞,一眼看去杨长生整个人放佛置身于虚空一般,浑身上下所有意志差点瓦解。

  刚一回过神来,杨长生便把一手置于身后,在他的指尖处一朵闪烁的火花不停的在手指之间跳跃不停,刚好这一幕被抬起头来的赵朴所察觉,赵朴眼神之中的忌惮神色更重了。

  “赵术,你还有胆前来,也好,今日我就为赵氏一族清理门户。”今日的杨长生乃是傲视大德王朝的顶尖高手,他说这样的话一点也不过分。

  可是这话听在赵术的耳中却无比的逆耳,曾几何时眼前这个孤傲的少年,只不过是杨家的一个纨绔子弟,可是今日竟然对自己颐指气使,那种神色仿佛不是装出来的。

  “忤逆小辈,仙使在此竟然还敢大言不惭,今日就是你的死期。”赵术站在高大的鹤背之上,直指杨长生呵斥道。

  “好,我看今天到底是谁死。”杨长生嘴上说着,手上却不慢,只是屈指一弹,手指间的烈焰火苗便射向了身后的赵朴。而这一幕刚好被仙使看在眼里,使得他不禁眼神一亮。

  众人的眼底下,只见半跪在地的老夫子赵朴整个人身上突然冒起了火焰,这火焰极其强横,几个眨眼间就把赵朴烧灼成了一个火人,赵朴刚刚失声尖叫两声,这个人形的火焰就熄灭了。

  又是眨眼间刚才的赵朴已经变成了一堆死灰,一阵清风吹过,带走了赵朴遗留在世间最后一滴尘埃。

  “你。。你。。该死,该死啊!”赵术此时依然站立在鹤背之上,看到刚才的一幕他整个人已经惊吓的不行,只是嘴上还强势道。

  “该死的是你,滚下去。”突然的举动震惊了所有人,只见伫立在鹤背上的那个陌生男子,只一挥袖便把赵术从高高的鹤背之上给扇到了地面之上。

  当赵术连爬带滚的再次站立住身形时,仙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杨长生的面前。

  “年轻人,刚才所使用的可否是烈火?”仙使面带笑意,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那种出尘的气质尤其让杨长生顿感吃惊。

  杨长生当然知道这样的人物绝不是自己所能得罪的,从赵术的话中他就知道来人很可能乃是海外仙岛的仙人,也许这次就是来大德王朝挑选弟子的,现如今这位仙使主动和自己对话,很有可能是自己刚刚开启了灵脉,引起了他的兴趣。就算是收为弟子也有可能。

  对于海外仙岛的修仙生涯,那是杨长生内心深处日夜所盼的存在。

  “前辈,弟子乃是大德王朝的忠良之后,可怎奈功高震主遭到皇室的迫害,实乃赵氏欺人太甚,弟子心怀复仇只志,日夜苦练又几经生死,才无意间领悟武学要旨,开启灵脉,刚才所指,的确乃是弟子修习的烈火枪法之中的烈火。”杨长生是聪明人,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他一点也不含糊。

  “好,能收到一个拥有灵脉的弟子,我也不虚此行了,你先把后事处理一番,明日一早就随师兄我回师门复命吧。”仙使干脆说道。

  “师兄?”杨长生不解,这样出尘不凡宛若仙人一般的男子,竟然在辈分上还是自己的师兄。

  “我已经代替师门收纳你为赤炎宗的外门弟子了,罡气期以下的弟子都是以师兄弟相称,你才刚刚迈入灵气期,所以我乃是你的师兄。”仙使细心的解释道。

  杨长生不停点头,以显示对这位师兄的尊重,而后和师兄约定好明日启程的时间地点后,杨长生便再次手提长枪,对着赵术走去。

  而一旁的赵术当然知道此时的杨长生乃是赤炎宗的弟子了,而且人家的师兄还在一旁,他已经面若死灰,想不到当时一个冒失的举动竟然成就了杨长生,也算是毁了大德王朝的半壁江山,一想到这些,赵术对于生还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只是在杨长生走近他的时候他竟然拿刀自刎以谢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