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十四班我们这个学校没有十四班但却有4班这是为什么?关于原因有很多的猜测。」

  “听说那个班上有一个人在夜晚的时候吊死在班上的电风扇上全身都是血呢!他的同桌第一个发现,当场就被吓疯了还不停地自己掐自己,说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后来的人看到都吓得不轻啊!而且这种症状开始在班上迅速蔓延最后整个班集体自杀了”

  “可是我听说是十四班的班主任在上课的时候猝死了,在送去火葬场的时候又出了车祸全家人都死了。这个班的人在冬天的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总能看到一男一女在中间还有一个小孩。站在讲台上或者走廊上。有时上着课课件上还会出现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学生也受不了了又一个个的自杀但多是跳楼,而且还有人说那简直就是被人推下去的!”

  “不是吧,我听说是在宿舍楼啊,你们没看到吗?那边的三栋宿舍楼黑漆漆的都是荒废的!你说要是学校愿意开宿舍会多收多少人啊!可是就是因为当初十四班的人在宿舍里玩火还是用电器,反正着火了。还有人在大吼‘有鬼啊!’还有不少人跳楼了呢而且像真的闹鬼了似的不知道为什么连一楼的都没逃出来!你说连围墙都没有怎么会没出来呢!”“什么啊!那是高中解散前就没开的了好吗?那是还没有十四班呢!”

  可这些猜测都有见证人,唯独一个没有,而且传播最广:“补课时班主任说这件事是因为十四班当年的班主任组织全体学生去看电影可电影院突然不知怎么就着火了,班主任没有防范意识。不会疏导,大家就全挤着出去结果全班烧死了。你看就在南门口那边不是有个老电影院吗?看柱子都快烧断了,听说马上就要拆了!”但这个猜测显然不得对,因为如果只是因为这样,那么学校就是要加强防火意识就好了,干吗要取消?要知道我们学校是当地比较著名的中学,一个班多了有七八十人。光学费就能多收好多……

  其实这个是十四班就是514班,我们是按年号排的也就是2005年入学的,从那一届开始我们学校没有十四班。为什么会没有呢?只有一个可能……

  “五年了!五年了!姐姐!答应过你的事,我终于可以做到了!报仇!我要报仇我亲爱的血灵,你会帮我的对吧?!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是……主人……”

  “哎哎……我听说不久前校长死了!”“真的啊?!那还真是喜大普奔!”“就是!那个校长只喜欢成绩好的,国旗下讲话也就知道说学习学习!不就是为了升学率和入学率吗?!新校长是谁啊?”“哎……他是怎么死的?”“……”一群人随着放学的人潮出来路过二教路边的那棵歪脖子樱花树。

  人去楼空,第二教学楼下的那棵歪脖子樱花树慢慢舒张着枝桠。风起,随风摇摆中又慢慢蒸发出朦胧的水蒸气她们汇聚在一起渐渐幻化成了一个女人的形状,飘然起舞。然后又断在空中。风将她吹开又聚成一大堆的火样的“云”,她们飘到后山的树林变了颜色,又变了形状,像人又像虫。

  那些黑暗中瑟瑟发抖的可怜人啊,你是有着悲伤的回忆,还是有着入骨的仇恨?用泪水或鲜血浇灌这个蛊虫吧,它会为你分忧,帮你报仇!

  第一章:开学了(人物介绍)

  ——今天是入学的第一天,大家都很早,可能是想交到新朋友吧。却不知道想进到这个班想离开后就难了。

  我,叫葛可馨。刚到这个班的时候我就碰到了一个女生是我的小学同学,她长得有点黑,性格很像男孩子,眼睛大大的有些鼓。我记得很清楚她叫孙娅楠,那时作为转学生的我不敢和周围人说话,她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我记得很清楚,因为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有勇气和新生玩得好,更不敢第一个和陌生人说话。但她却好像不认识我走开了。没办法,我也只好一个人坐了。

  很快老师来了,他长得矮胖,最明显的就是鼻梁上有一颗肉痣。走进来站在讲台扫视了一圈咳嗽几声笑着做自我介绍“那个……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啊,我叫王洪华,恩……你们以后就叫我王老师吧……”用极不标准的普通话还拖音的说着。

  “娃哈哈?!”这时有人马上就接嘴了,很快引起了骚动。我诧异的四处望,看到一个留着斜刘海丹凤眼的男生,他那一块都是男的似乎都是认识的。他一说就全跟么跟着起哄了,嘻嘻哈哈的。那时就意识到他就是班上最调皮的了。

  “哈哈——”班上的人都在笑尤其是那个男生的一块,都快要掀桌子了!但很快就发现在他们的旁边有一个女孩没有笑,还在望着窗外。仿佛一切事都与她无关,而且好像她从进班上起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也不与人交流更被说笑了!

  台上老师的脸上早就一片乌云,我猜恐怕一场暴风雨不可避免的,要来了。

  “那位同学就从你开始做个自我介绍吧,把你介绍给大家认识吧!”老师装作没有什么,笑容有点牵强。

  “好啊!我叫张金!”他站起来,大声喊道,说完还向老师斜了两眼,那种有点轻视的样子倒是自然。“哼!你才刚来就这么嚣张,下个学期是不想来读了吗?!”老师鼓着眼,我才发现他的眼睛是突出来的眼球上还有很多的黑斑,看上去有些恐怖。当时的我怎么也想象不出他那么突出的眼球竟会在四楼上摔下来后滚出他的眼眶。

  张金看样子也不像是考进来的,恐怕进来时也是花了很大功夫的。听到老师要开除,也就低下头不说话了。老师有些得意,轻哼了一声叫下一个。张金有些不爽,骂了一声靠在椅子上叉起腰和旁边的人说着老师的坏话。

  就这个样子轮流,很快轮到那个女生,她站起来低着头,没有任何语气冰冷的声音“刘璿。”然后又默默地坐下。有些男生有点不屑,尤其是张金,在哪儿唧唧歪歪的说:“切,装什么装!”那座冰山旁边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大大的眼睛又有好听的声音“我叫沈筱柔”她说完就有很多声音“哎哎!这个妹子挺漂亮啊~!”我介绍完后有一个女生她满脸通红地站起来过了老半天才憋出“王曦”我才发现那个女孩坐在我旁边心里觉得她很可爱心想下课一定要和她说说话。

  下课了我就去问她“你是不是很怕老师啊?还是很容易害羞?哈~。”我靠到她的位子上笑嘻嘻的问。她反过头,似乎有些诧异我会找她。我发现她的眼睛生的很好,双眼皮眼角有有些往上翘又有些丹凤眼的感觉。

  “不是啦,我就只是有点紧张”她脸更红了,低下头。嘴边好像有些笑意。

  “哦……我叫葛可馨,交个朋友吧!”我有心逗她就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头发,很柔软的触感。她抬起头笑说:“恩!好”

  (忘了介绍,我所在的这个班是1013班,在四楼刚进来后不久,我就听到有人抱怨这个班的不吉利,十三,十四。这两个数字也未免……

  但一直到初二,我们班一直都很平静,是的,这种平静一直维持到初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