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拥有灵力的人怎么可能会被凡间的东西困住呢,他从帘汐体内苏醒了过来,他没有想到这女子的意识如此坚强,自己竟然不能完全主控她的身体。虽然她体内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抵抗着自己的操控,不过还好只是一介凡驱,终是抵不过自己。他现在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一个挥手,那些守在门房外面的士兵瞬间化为血水,他瞬间将此吸掉了。他试图出去,却发现这里石门如此牢固,该死的,他刚把所有的士兵都杀了,现在他得自己慢慢地去找寻出口了。

  傲冷颜与那个怪物最初本为一体,准确来说,那是一个坏的傲冷颜,他更加地强大一点,他什么都敢去做,不惜杀人夺人灵力修为,傲冷颜其实挺怕他发现了帘汐体内的灵力,然后将其占为己有,到时候他会很难对付。可是自己现在没办法将他从帘汐体内去除掉,又害怕他威胁自己,做一些有违天道的事情,只好将他囚禁起来。

  国王知道了帘汐被单独关押起来以后,便想去会会这个不一样的女子。说做就做了,来到石门外,他便打开了石门,还未进去。门口处突然出现一个身着白裙的女子,眼神有些怪异地看着自己。士兵们见状,立即站到了国王的面前保护了起来。”帘汐”笑了一下,这个顶着王冠的人似乎对自己有点用处,他决定好好地利用一下他。他窥视了国王的心理,发现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类。内心深处占据着一个女子的模样,可在角落里有着一统大业的野心,碍于女子不敢站起。

  ”帘汐”一个挥手,一团黑雾飞了出去,另外一边,一个女子离奇摔倒在地,地上惊现英的血字。而国王此时看着眼前这位有些怪异的女子,心中竟然燃起了不知名的怒火,他很是不解。抢先开口问“你应该就是我儿带回来的女人了吧。”帘汐”笑笑不说话

  国王让士兵将她抓了起来,准备带到其他地方,如此也好,让傲冷颜更听自己的话。不得不说,他的领导能力确实很强,短短几个月的时间,A国便迅速壮大发展,成了世上第一强国。可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让傲冷颜无心政务,现在还让A国的经济市场陷入危机。这些他来不及思考太多,便过来一位人告诉了他几句耳边话,他瞬间大声说”怎么可能,你们都在干什么……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不可能,不可能的

  国王失去理智地跑了起来,乘坐着车子离开,等国王离开后,“帘汐”一个甩,又把在她眼前的所有士兵都魔化,她需要他们来拓展自己的势力,单靠她一个人,这速度太慢,她等不了这么久。她淡淡开口“去,把所有活人都给我杀了。”“是。”

  一个人一旦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以后,所有的东西在他面前也没有任何意义。待国王看清了眼前的场景时候,他不明白,一个人好好地,怎么会突然吐血,死掉了呢

  他痛苦地抱着那女人冰冷的身体,流了下泪水,还是不敢相信,一直在叫女人醒过来。傲冷颜看着眼前的情景,像极了“帘汐”离开自己那样,心中还是不免痛心。他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找出凶手,将他分解,杀死。不过这时候他注意到了女子旁边的血字,“英”?不可能,自己明明没有出现在这里啊。国王也发现了,他红着眼睛质问傲冷颜,“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杀她,她可是你母亲啊……不,不对,我忘了,你根本就不是她儿子,只是与她儿子相似而已。可是,你也不能这么狠毒,至少她是护着你的,将你当亲生儿子的呀……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她”

  傲冷颜开口“不是我,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国王低头,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女人,她死之前肯定很绝望吧,喃喃道“你本来也没有多少时间了,是我强行把你留下的,就想着你能够多陪陪我。可是你为什么你还是要离开我,你是不是也很痛苦,很绝望,被你自己最重要的人亲手杀害,你在写下这个字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