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人看见情况不对,想速战速决,就对她身旁的男人说了一句什么,由于距离太远我没有听见。但我看见那个男人往后跑,我的第一感觉就是找帮手,于是我跑到桥上,站到桥栏超进到去拦截那个男人,毕竟我也是练过武功的人,不久就追上了他,与他交战起来。

  毕竟我第一次和人真正的交手。虽然没有那么容易败下来,但还是渐渐感到体力在透支,因为我已经好有一天的时间没有吃饭了,再加上这几天有些提心吊胆的,现在真是感到很累了。

  接着有点头昏,对方的体力也是有点不行了,接着他们的人早已被我们的人打败,而我们的人没有几个伤亡。所有的人跑过来帮我,那个人一看,接的看向那个女人——悦爱,她早已驾着汽车跑了,吓得连忙求饶,接着老人过来,说“帮主,按照晴画小姐定的规定,这个人应该;一放在火炉上两面翻烤,二把内脏挖出来送给医学研究三把手指一根一根的剁下来,并填到他的腹部。”

  还没等老人说完,那个大男人哇的一声哭了。

  我说“那个不用那么严重了,只要把他留在公司当个保洁人员好了。”“可是,恩,好吧。”老人刚想说但又点头答应了那个男人连忙谢恩。我只是笑笑而已,并没有太多的过多表示,因为我知道我已经违反了公司的规定,擅自更改对犯人的惩罚,因为这毕竟是个庞大的集团,而且是个杀手集团。如果我不是帮主,也许我早已不在世上了。这个集团不仅庞大,科技更是发达,就像是今天这种情况,在几秒中内从四面八方跑来,我不得不承认晴画的力量是我包括在场的各位都不可忽视的,更是不可估量的。

  我想着,再想想今天的一切,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如果没有人跟踪我的话,悦爱又是怎么发现我的呢?我的一切行踪都是保密的,只有老人跟1个司机,几个保镖知道,所有的人都是这个集团上的长老,不可能临时跳槽。

  我回到了公司,坐在董事长的座位上,我想我应该感谢悦爱,因为要不是悦爱这次的刺杀,我想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至少以后我要做好准备,准备好随时战斗。不久我就睡着了,在梦里我看到了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