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月忽然仰头大笑,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粉嫩的舌头在猩红的嘴唇上一舔,附在刘展耳边,轻轻地吹着气:“展哥,我的展哥,你终于在我身边了,跟我走吧,我会像以前那样好好爱你。”

  “妖月,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今日败在你手上,你,杀了我吧”刘展无动于衷。

  妖月森然一笑:“那我先杀了她。”

  “你?呵呵。”白莲不知何时醒来,含笑看着妖月,嘴角的鲜血缓缓流下,染红素白的衣襟。

  妖月双眸一闪,白莲全身便焚起了大火,但那白莲却似不觉得痛,仍然双眸含笑看着妖月:“你能杀了我,那又怎样?你还是输了,爱情从来都不在乎生死,他心中有我,便已足够。”说着,白莲温柔地看着刘展。

  “死到临头你还这样!”妖月勃然大怒,眼中精光更胜,火势徒高,瞬间,红粉佳人变作一捧灰土。

  与此同时,刘展脖颈向妖月簪一撞,便是陷入那妖月簪寸余,鲜血顺着那墨绿色的簪子流了出来,瞬间便殷红了妖月的手,沾了血的妖月簪猛地闪过一阵毫光,淡白色的雾气自刘展的脖颈喷涌而出,被妖月簪吸了进去,片刻,妖月簪恢复原本的墨绿色彩,刘展瞬间毙命。

  妖月吓得手徒然一松,刘展摔倒在地,她看看手中沾血的妖月簪,又看看地上的刘展,神情诡异莫名,片刻之后,妖月嘴巴一扁,丢掉手中的妖月簪,瘫坐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

  妖月双手抱刘展在怀里,脸轻轻蹭着刘展的头发,:“展哥,我不是故意的,展哥……”她坐在地上,将刘展靠在她腿上,又将双手插于发间,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鹤发童颜的道人却是已经到了,他缓缓念了一句什么,双眼暴起一阵精光,空中竟是显现出来先前发生的一切。

  他在一旁看着头发蓬乱,眼泪鼻涕满脸都是的妖月,轻声叹道:“孽缘阿,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半晌,妖月才止住了哭声,整个人似是瞬间苍老了。紫玉葫芦已被老道收走,那婴儿,也是抱在他怀中。道人看了看这婴儿,身上飞出一个墨绿色的小瓶子,将天际放着的图像收了进去。

  “让我看看展哥的孩子。”说着,妖月抱过刘明。

  这小家伙倒也不怕生,两只大眼睛滴溜溜地看着妖月,竟然伸出手要捏妖月的脸。妖月看这孩子五官与刘展甚像,不由得又伤感起来。她咬了咬下唇,一丝鲜血渗出,妖月将那鲜血涂抹在指尖,飞速施展手法,在刘明气海穴一点:“精力修为,要它何用?在真心面前,太不堪一击了。”

  道人看她手下动作,拂尘一卷便是将那婴儿带了过来,顺势将妖月向后击退数步,道人面沉似水:“你干吗?”

  蓦地,一个龙头拐杖从天边飞了过来,击向道人:“你干嘛!”

  道人左手一挥,一丝蓝光闪过,那龙头拐杖被击退回去。

  妖月一看身边的白衣老妪,脸上掩饰不住的诧异,忙声叫道:“婆婆,你怎么来了?”

  白衣老妪冲她点了点头,“我不来你不是被人欺负了”接着对那鹤发童颜的道人厉声道:“轮回道人,好大的本事,动手欺负一个小辈,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轮回道人将拂尘托在左臂,面容一整:“白月,你莫要蛮不讲理。我徒孙死在你这小女娃手下,她还在我这玄徒孙身上种下禁制,不带你们这样欺负人的!”

  白衣老妪将手上龙头拐杖一震:“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这些年,你骗我的还少?”

  轮回真人老脸一红,不再言语。

  看了看身旁的妖月,白衣老妪说道:“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妖月,我们走。”

  妖月看了小男孩一眼,跟在白衣老妪身后。

  “解了我这徒孙的禁制。”

  白衣老妪回头瞪了他一眼,轮回真人急忙闭上了嘴。

  妖月和白衣老妪消失的方向,悠悠传过一句:“待他遇到真心相爱的女子,禁制自然便解。

  抱着怀中的婴儿,轮回真人叹了一口气。轻抚婴儿气海穴,轮回真人从怀中掏出一粒紫色丹药,那丹药晶莹剔透,仿佛经过千万次打磨的绝世珍珠,泛着晶莹的光芒,刚刚掏出,香气瞬间便笼罩了这片大地,无数奇珍异兽迅速朝着这边奔来。

  “也罢,算我欠你爹的。”轮回真人摇了摇头,将丹药渡入男婴口中。霎时间,男婴的脸泛出焦灼的血红,轮回真人身上亮起一阵温和的蓝光,晶莹如玉的手掌抚在男婴的气海穴,缓缓帮他揉捏着,轮回真人手掌刚刚贴过,男婴的脸色便似是平复了些许,紧接着,男婴全身上下的筋肉痉挛起来,鼓起一个个大包,扭曲,又渐渐平复下来,与此同时,男婴的骨骼缓缓移动着,不时传出“咔嚓”“咔嚓”的声响。男婴面色痛苦异常,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冒出来,双唇殷红异常,小小的嘴巴得老大,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从男婴身上,缓缓飘散出紫色云气,那紫色云气有如实质,片刻便将轮回真人也包裹了起来。

  数百只异兽以轮回道人为中心围了起来。几只金光闪闪的雄鹰在低空盘旋,头生双角的巨蟒,不时吐出猩红的蛇信,巨蟒身下,土地焦黑一片。一时之间,虎啸猿啼,好不热闹。这些异兽所站的位置极其讲究,越靠近轮回真人,数量越是稀疏。,一只背生火红双翼,额前生有一支晶莹如玉的独角,毛发呈烫金色的豹子在最前方,它的方圆百米之内没有一只异兽出没。它蹄爪在地上轻轻的拍击,俯下头颅低低的嘶吼着,似是极其忌惮这突如其来的紫色云雾,它向后退了一步,烫金色的蹄爪在空中虚虚一点,那处空间似是崩塌了一般,显露出一个黑色的漩涡,附近地上的石子均被吸了进去,消失不见。那豹子扬起头颅,一阵长啸,方圆千丈的异兽均是吓得匍匐在地,动弹不得。忽然,那豹子掉转身子,身下凝出一股蓝紫色云气,向轮回真人处看了一眼,便是飞了出去。

  如此过了两天两夜,周围的异兽渐渐散了。到第三天夜里,这团紫色云气缓缓消散,露出轮回真人的面容。轮回真人看着怀中那身子漾着幽幽的紫光,长大了一圈婴儿,轻轻叹了一口气:“我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