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爪出,狠狠抓向屏障。

  犹如撕天裂地!

  仅仅是一击,竟几乎抽干了宁涛体内丹田将近八九成的力量。

  “刷~”

  “轰…轰轰轰……”

  下一秒,整个秘境都晃动起来。

  宁涛被震退了数十步,气血忍不住翻涌,手臂轻颤,而抬头间,却发现只在那屏障上留下了三点白痕。

  “这…这么结实?”

  刚才那一招估计祝焱都接不下。

  这神龙爪恐怕连至尊的防御都能够破开,居然打不开这个鬼屏障?

  果然没想象的那么容易。

  “该死……”

  然而,仅仅几息,这彩色屏障居然就开始愈合了,那留下的白点,缓缓消失,暗淡,最终,再也找不到。

  好似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那数以万计的人彩雾巨龙,发出一阵阵低吼,吟唱,环绕着屏障。

  像是在保护着这里?

  而天与地,像是如水龙卷一样,一道道白色的云柱贯穿天地,雾气朦胧,仿佛支撑着仙庭,充满了神秘。

  宁涛紧紧蹙眉,觉得事情比想象的棘手,这屏障似乎与整个秘境相连?除非能一鼓作气破掉屏障,否则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再次愈合掉。

  可凭他的实力够吗?

  他没把我,但一定要试一试。

  而这时,他想了想,忽然下意识开启透视,不知道能否看到里面?这一试,还真灵,虽然有些阻碍,可还是勉强看到了那屏障后面的景象。

  不待他惊喜,神色却突然轻咦了一声,眉宇间,闪过一种疑惑。

  绚丽的彩色包裹了化龙池。

  隐约中,他不能看到有两道身影盘坐中,亘古未动,就像两具雕塑,而且生死不知,皆在化龙池边缘。

  而看他们的架势,举动,像是在进行某种仪式,还有什么东西存在?

  不过,这就看不太清了。

  但应该就在化龙池中,如果没有这彩色遮掩和夺目,他一定能看清。

  是那位龙族族长的手段吗?

  是有意?还是无意?

  正待宁涛扫视时,突然间,自那彩雾之中,竟然亮起了一双威严的眼眸,闪烁锐利,精芒,似乎很诧异,竟然在这一刻和宁涛的目光对视。

  四目相对,瞳孔都是一缩。

  “什…什么?”

  宁涛心神大惊,下意识的就收回了目光,猛然倒退了一步,呼吸急促,居然有人能发现它的透视?

  不…不对?

  是里面居然有人清醒着?

  他们没沉睡?没死?应该就是那位龙族族长,可为什么不出来?

  能够敏锐的发现自己的窥探,这份实力,恐怕深不可测!

  宁涛心神震撼,要知道,如今的烛龙之眼早就不知比当初强了多少倍?可强化后还依然被他给发现。

  怎么办?

  是继续还是等待?

  就在这时,冰蓝顶着压力自海面上一步步的艰难走来,见他脸色苍白竟色变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飞墨已经被她安顿好了,但她一直放心不下宁涛。

  见此状,宁涛深吸一口气,忙咬牙道:“你来得正好,和我一起出场,拼尽全力,一齐攻击那屏障。”

  “记住,一定要不留余力,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否则就前功尽弃。”

  冰蓝一听,神情顿时肃然,也不问经过,当即点头答应,在来之前,金龙长老也叮嘱过要让她协助宁涛。

  按照古籍中记载,龙游大海,嬉闹云雾,穿过仙庭,直面龙池。

  如今,前三个他们都已经做到了,走到这一步,按理说,已经可以能见到化龙池,接受至高洗礼,但眼前这屏障,应该就是仅剩的阻碍了。

  二人没着急动手,反而在原地吸收能量,积蓄,将自身达到巅峰。

  准备凝聚出最强的一击。

  尤其是宁涛,刚才几乎耗光了。

  没多久,在这能量浓郁的秘境内二人都积蓄的很快,某一刻,二人对视一眼,皆闪过一道精芒,大吼一声,竟然齐齐爆发出全部的实力。

  一道龙吟声响起,只见一道冰蓝色的巨龙,瞬间幻化而出,弥漫寒气,冰霜弥漫,乃至一位半步妖尊。

  一张口,竟喷出一道至强寒气。

  “血脉术,冰霜吐息!”

  “破~”

  而宁涛也不甘示弱,七千多万倍的战意爆发,四周浮现出六道大漩涡,疯狂吞噬能量,压榨到手心中。

  “本源术,六道轮回天功!”

  “圣法,神龙龙爪手!”

  “给我……破!”

  一寒一爪,各划破了半边天际。

  一方冰冻万物,而另一方,碎金裂石,脚下的能量之海都呼啸起来。

  下一秒,这汇聚了二人的全力一击,狠狠的撞在了那屏障上,只听得“轰隆”一声闷响,二人的耳膜差点儿被震破,整个秘境剧烈一颤。

  就像是遭逢了地震一样。

  仙庭颤抖,而脚下竟掀起浪潮。

  “发…发生了什么?”一百多位龙族种子人选,在此刻面面骇然。

  即便外界都能察觉到一些异常。

  “开始了吗?”

  几大长老心中紧张。

  而这时,那彩色屏障颤了颤,就如同水纹一样散发涟漪,剧烈的摇晃了几下,数以万计的雾气彩龙咆哮着,竟然都朝着宁涛二人冲来。

  像是打算攻击他们。

  誓死捍卫,禁止一切攻击。

  然而,二人闷声暴退时,宁涛却一咬牙,呼吸一窒,死死的盯着那屏障,有一个小小的裂痕出现在眼前。

  果然有效。

  哼,不过还没完呢。

  下一秒,宁涛冷笑一声,脚掌猛然一顿,身形一滞,六道大漩涡吞噬能量,左手一翻神龙令,右手一握世界之剑,整个人又飞快的冲了上去。

  “老子就不信,劈不开你……”

  “圣品,世界之剑!”

  “绝技,天启!”

  “杀啊啊啊啊……”

  所过之处,雾龙顷刻间粉碎。

  宁涛就像一道流星,在那屏障还未愈合之际,犹如一尊怒目战神,持剑怒砍,稳稳地瞄准了那裂缝之处。

  “破~”

  “轰隆隆…轰隆隆……”

  “咔…咔咔咔……”

  一道清脆声,二人听得很清楚。

  冰蓝眸子一亮,压下气血,脸上闪过惊喜,难道成功了吗?

  然而,宁涛嘴角刚露出笑容,突然间,脸色猛然一遍,他竟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力量,即将从屏障上爆发出来,像是将他的冲击尽数反馈。

  “这…这怎么会?不好……”

  想躲?可太近了,已经来不及。

  此刻他连续两击全力,早就已经油尽灯枯了,能不瘫下已经是奇迹。

  自己难道要死在自己手中吗?

  “大爷的,太悲催了……”

  宁涛心中大骂,但就在这一刻,脑海中一直沉寂的“神秘印记”,仿佛被刺激了,“嗡”的一声散发出涟漪。

  下一秒,在冰蓝那尖叫,愕然下,宁涛居然一下子融入了进去。

  直接消失在了眼前。

  好像,穿过了那一层彩色屏障?

  “这…这怎么可能……”

  但反弹力,已经波及开来,即便她离得远,也在这一刻被冲飞千米。

  “噗嗤……”

  “不…宁…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