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撒谎!

  白依芯暗自在心里对自己说,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破绽,出声安慰道:“大哥,你也不要心急,这件事情得慢慢来,说不定哪一天你的腿就好了呢。”

  “希望如此!”白炘楠勉强的勾了勾唇角,在白依芯鼓励的眼神下轻轻地点了点头,脸上黯然的神色却告诉别人‘他的腿好不了了’。

  白依芯眼里的眸光在白炘楠那张波澜不惊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波澜,只好收回目光:“大哥,我先带朵朵走了,你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

  “好。”白炘楠温柔的说道。

  白依芯一只手拉着白朵朵,另一只手拉着行李箱径直朝外面走去。

  等他们走后,白炘楠脸上温柔慈祥的笑慢慢退取,面无表情的看向管:“依芯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管家低下头,恭敬的出声回答:“四小姐,才来。”

  得到答案,白炘楠推着轮椅走到一旁去,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白依芯带着白朵朵回家。

  他们刚到家,厉瑾亭就回来了,白依芯伸手将白朵朵往他的面前一推:“我去做饭,他们就交给你了。”

  厉瑾亭温柔的冲白依芯点了点头,看着朝他走过来的白朵朵,眼眸中的眸光瞬间温柔下来,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朵朵最近长肉了哦。”

  白朵朵眨了眨眼睛,脆生生的说:“朵朵最近在长个子呢,不是长肉。”

  “明明可是胖了,还不承认!”厉煜煊在一旁,出声戳破她的谎言。

  听到厉煜煊的话,白朵朵顿时就急了眼,她从厉瑾亭的怀里挣脱下去,小跑着走到厉煜煊的面前,扬起小脸望着他狡辩到:“哥哥坏,我这不是不是长胖,是长个子。”

  厉煜煊低下头,伸出小手在白朵朵的脸颊上捏了捏她肉乎乎的小脸,一脸嫌弃的说:“啧啧,这全都是肉。你还不承认。”

  “哥哥最讨厌了!”白朵朵气呼呼的嘟着腮帮子,意识到自己势单力薄不是厉煜煊的对手。

  她小跑着走到厉瑾亭的身旁,委屈的大眼睛望着厉瑾亭棱角分明的脸:“姑父,你看哥哥欺负我,我都说了是长个子,不是长肉。”

  厉瑾亭弯下腰,伸出两条手臂将她抱了起来,嘴角忍不住上扬,道:“对,朵朵长个子,不是长肉,我们朵朵这叫圆润。”

  “哼。”白朵朵见有人帮自己撑腰,脸上立马露出得意的神色,朝厉煜煊递过去一记挑衅的眼神。

  厉煜煊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圆润不是胖的意思吗?

  在他们两个小孩儿拌嘴的气氛,白依芯将饭菜做好,让他们洗手吃饭。

  吃了饭,白依芯见厉煜煊和朵朵在津津有味的看电视,她默不作声的给厉瑾亭使了一个眼神,伸出纤细的食指指着卧室方向。

  厉瑾亭见状,并没有多做迟疑,从沙发上起身,悄无声息的跟着白依芯回了卧室。

  回到卧室后,白依芯将卧室的门反锁,拉着厉瑾亭的手臂走到窗边,压低了声音说:“今天我回家去接朵朵的时候,看见大哥从轮椅上起来了,他的腿已经好了!”

  闻言,厉瑾亭俊美的脸上也不禁露出诧异的神色,细长的剑眉微不可见的在眉心蹙拢:“这怎么可能?”

  “真的。”白依芯肯定的点头:“我亲眼看见的,他在书房的时候,明明能站起来,等他下来的时候,又坐在轮椅上,我问他腿怎么样的时候,他跟我说已经好不了了,你说,大哥为什么要骗我们呀?”

  厉瑾亭听到白依芯的解释之后,眼底伸出划过疑惑复杂的光芒,他沉吟片刻,拉着白依芯的手走到床边坐下。

  白依芯见他看着她,半天不说话,忍不住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推了推:“你在想什么?”

  “依芯,你之前说,你大哥是因为什么离开白家的。”厉瑾亭忽然出声问。

  “因为我大嫂啊!”白依芯如实的回答道。

  “那,你大嫂是什么样的人?”厉瑾亭继续追问道。

  “大嫂?”

  这可把白依芯给问到了,她伸手在自己的头上揉了揉,偏着头想了好一会儿:“我只见过照片,没有见过本人,看上去挺文静的一个女孩子。”

  白依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她猛然抬起头望着厉瑾亭,皱着眉问:“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是有什么不对吗?”

  厉瑾亭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问:“那你再想想关于你大嫂的事。”

  “大哥出事之后,大嫂就疯了,一直在国外接受治疗,这件事只有三哥知道,我也不太了解。”白依芯的小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可是现在三哥……”

  厉瑾亭沉默片刻,伸手在白依芯的肩膀上拍了拍,出声安慰道:“这么做肯定有他的原因,他如果想告诉你,肯定会告诉你的,你也不用太想太多。”

  白依芯点了点头,可是心里却止不住的好奇。

  大哥为什么要骗她?

  厉瑾亭回眸在卧室门的方向看了一眼,提醒道:“我们还是先出去吧,两个小孩儿还在外面呢。““好。”

  白依芯轻轻地点了点头,跟着厉瑾亭从卧室里面出去。

  厉瑾亭和白依芯从卧室出去,等他们三个人沉默电视后,他才拿着手机悄无声息的走到阳台的隐蔽处,拨通一个电话。

  等对方接通电话之后。

  厉瑾亭出声吩咐道:“你去查一下白炘楠的妻子,我要知道和她相关的所有事情,事无巨细。”

  “好的,厉先生,查到了我们就发给你。”

  “还有……”厉瑾亭深邃的眼眸看着外面逐渐暗沉的天色,冷静的出声吩咐道:“查一下白炘楠最近行踪,特别是关于公司方面的。”

  “是。”

  交代完事情,厉瑾亭挂了电话,将手机放进口袋里,脸上的表情恢复如常,转身,回客厅和他们一起玩。

  ——白依芯中毒的事情告一段落,警察那边的调查像是石沉大海,毫无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