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铃铃…”

    放学铃响起,原本闹哄哄的教室立刻一哄而散,这一天大家也各自安好,和睦和谐,各不相干,简单收拾好课桌面,背过书包正欲离开教室。

    有人喊住了她,她回头。

    是华园光。

    华园光羞涩的朝她走过来,其背后不远处慕华莲,麻见,千秋俨然站在那里不言语。

    “有事?”简单笑问。

    “你的伤…好多了吗?”华园光脸色微微泛红,举起手指比了比简单的背后。

    “哦,没事,好多啦。”

    “真的,你看我精神多了也不烧了,就是估计会留点疤,那也不算什么。”简单看着她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笑道。

    都说华园光是华园家族的长女,孤傲冷情。

    照她看,也不如是。

    “呐,这是上好的伤药,我从父亲那要来的,送给你,应该对疤痕有很大的效果。”华园光递过来一瓶精致的小瓷瓶。

    对疤痕有效果的伤药…好像昨日花夙才给了他一瓶,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拿来的,说到花夙,那家伙一下课倒是跑得快啊!

    她接过华园光手里的小瓶子,不时的四处张望了下:“谢谢你的好意。”

    “应该我谢你才是,好几次都是你帮了我,我却…”华园光无奈一笑。

    游乐园事件,她来不及谢她就被父亲叫了回去,以至于被白哉他们说成是白眼狼;在慈云山,为了保护她几次受伤,她也没好好与她道谢。

    “小事。”简单呲了呲牙,摇头。

    “对了,一会有那个一号基地流浪者的演出,我有几张票,你要不要一起去?”华园光脸颊微微泛红,似是在征求简单的意见。

    “我?”简单疑惑的指着自己。

    “嗯!”华园光无比肯定的点头。

    “好啊,正好无聊着呢,就跟你们一起去吧。”简单嬉笑地看着华园光及其身后一脸微笑的慕华莲和一副黑脸的麻见。

    这个千秋,好像自从檀雅转学来了之后,和他们几个貌似没以前那么粘得紧了。

    “喂,丑女,你们上哪去啊,这么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几人刚走出教室门口就被不远处两兄弟的调侃声吸引去了。

    简单挑眉,斜眼看着不远处的北条白石和白哉。

    丑女!

    这俩兄弟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各自安好!

    “去南区体育馆看一号基地的演唱,一起去吗?”华园光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白石不经意地打了个哈欠:“看那个变态不敢露出真容的人唱歌,无聊死了!”

    “去!”白哉眼睛滴溜溜一转道。

    “哥!”

    “走吧,一起去,反正一会回去玖蓝和小路他们都不在,呆家里也没啥意思。”白哉偷瞄着一旁垂头不语的简单。

    这一幕恰巧就落在华园光的眼底。

    她原本淡然的嘴角微微上翘。

    简单跟在他们一行人身后慢悠悠的走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喊了白哉一声:“白哉,那个玖蓝和小路上哪去了?”

    “呃,玖蓝下午就没来上课,一如既往的逃课了,至于小路,就不清楚了,一放学她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简单轻轻的“嗯。”了一声。

    不出意料,玖蓝逃课应该是去福利院去了。

    说到福利院自那次去后她也在没去过,也不知道那群小鬼们如何了。

    看完一号基地的演出后,怕堵得很,简单他们一群人大步从旁门踏出体育馆,简单伸了伸懒腰,果不其然这次她又听了几首好歌,一如既往的好听,她特别喜欢……那个人,不愧是他。

    “哎呀,整整两个小时,饿死了,一起吃个饭去吧,啊?”白石摸着咕噜噜叫的肚子。

    “行啊,上哪吃去。”这次麻见实属罕见的没有异议。

    若是换成了平时的他,早就尖酸刻薄的讽刺带讪笑。

    这点简单自然也注意到了,相比较她刚来那会,这两方人那种誓死不和,互相怼怼的情况已经改善的非常多了。

    “看呐,那不是一号基地的演员嘛,瞧那架势个个容光焕发的,不就是表了个演嘛,至于嘛!”白石眼尖的发现从侧门出来的一行人。

    “行了,怎么哪哪都有你这么酸人的。”简单长长叹道。

    也许是白石的声音太尖了,惹得那行人一个个侧眼看了过来。

    “木溪,木黎,凌亦,安迪,怎么了,不往前走?”话音刚落,众人见还有一人在背后尾随而来。

    “哦,正走着了,还不是为了等你嘛。”木溪无声的翻了个白眼。

    木黎挽着安迪的手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看起来可爱极了。

    “奇怪,那不是小路的哥哥姬八尘学长吗?怎么和乐队的人混在一起了啊?”白石放眼眺去。

    “也许人家学长和他们都是朋友呢。”慕华莲心底同样疑惑,但却说不出哪里奇怪,这位学长和乐队的人站在一起是多么的和谐……

    而简单早已在心里翻白眼翻了无数遍了。

    这都什么的智商?

    正巧,姬八尘也朝他们这边看了一眼,看到是简单后,慵懒的朝她一笑,那模样说不出的邪魅。

    “学长,你就是乐队的主唱流浪者吧。”

    简单的话如一颗响雷在几人之中炸开,同样吃惊的还有安迪木溪他们。

    就连姬八尘亦脸色微变。

    一阵沉默。

    “喂,你可别乱说,学长怎么会是那个乐队主唱了。”白石用手肘偷偷的碰了下简单。

    木溪,安迪,木黎则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哪有乱说,那个流浪者就是学长不信你们自己问问他。”简单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了。

    简单笃定的声音同样传入姬八尘他们的耳里。

    “你怎么看出来的。”姬八尘直直望向简单,眼中划过波澜。早在前几日她带着水果来看他那日,正好凌亦他们也找上了他。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个简单应该就已经猜出来了。

    姬八尘的话同样让白哉慕华莲他们惊讶,学长这算是默认了自己都身份了吗?

    “学长,你真的是那个乐队的主唱?”白石假咳一声借此来掩饰自己的惊讶。

    “嗯,很诧异吗?”姬八尘嘴角扯出一抹笑。

    “当然啊,学长明明和我们一样就读米卡利斯,却和圣亚德的学生组了一个乐队,两个学校却都不知道,现在知道了,难免惊讶呀。”白石害羞的挠挠头发。

    这学长长得真是俊美,尤其这样看着他笑,他都不好意思了。虽说知道他是姬小路的哥哥,却也没怎么接触过,总是听小路说他的坏话,真正有过接触后反而觉得这个学长真好。

    “也从没人问我是不是?”姬八尘反问。

    乐队成立一年多了,确实也从来没人去探究过他,甚至问过他,面具之下的人是怎样一个人,他倒好,也自在,演出完之后就走,有演出就来,在他眼底,就是一件平淡无奇的小事情而已。

    反而到了今天,他的真面貌突然被拆开,那种感觉,很轻松,就像原本是一大片的乌云笼罩着,却突然来了一个太阳把这些乌云驱散了,他也终于可以不用遮遮掩掩的,对此,他早已经忘了当初是为何要戴上那流浪者的面具了。

    是要故作神秘,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