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丑女跑那么快干嘛?”白石一边收拾书包还不忘好奇的看着教室门口。

    “跑那么快,当然是有急事了。”白哉笑着抚了抚太阳穴。

    “我觉得他肯定是找八尘学长去了,按他的性格来说肯定不会吃亏的。”慕华莲站起身手里握着水杯,英俊的不像样子。

    “吃亏是不会吃亏,就是也得不到什么好便宜的,了别忘了之前和千秋闹翻那会。”麻见意有所指的看向千秋,千秋则一脸懵逼的看着他。

    关他什么事?倒是檀雅,上一节课就没上这会都放学了怎么还不见人,跑哪儿去了。

    “应该没什么事吧。”华园光有点担忧,她现在和简单处得还算挺好的,也很合得来,虽然早知道了什么情况,但今天看到这个新闻后难免还是替简单捏了一把冷汗。

    “……这么丑,还真有人会和她传绯闻。”千秋低头按着手机。

    这明显就是别人故意放出的消息,因为这个简单就不可能会做这种事,也真难为她了,一天天的都没有个安分日子过。

    另一边简单找遍了整个高等部也不见姬八尘,这个人平时就不上课的吗?她都不知道上哪才能找着他了,这几天也没有一号基地的演出……

    简单盲目地走着,一路上自然也受了不少奚落,找不着的话这个事自然也没完,姬八尘是太有名气了,学院里追随崇拜他的人没有一半也有大半,这下,她便自然成为了他们的公敌了。

    她也不想啊……哎!

    简单唉声叹气的走着,不经意途径图书馆旁的一处小喷泉,透过水帘她隐约看到有两个人在拉扯。

    等她走近一看,那不是千秋的姐姐,叫什么来着……对了,是千橘,另外那个不就是她的同班同学兼千秋的女朋友檀雅嘛!

    这个又是什么组合?

    她悄悄的挪了个方便一点的角度蹲着。

    总听人墙角不好吧?为啥她总是能遇上这种事呢。

    “你可别说你忘了!如果当初不是你我不会落得这般田地,不至于现在连千秋也不待见我!”只见千橘一声高喊。

    “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我弟弟为何要待见你?难道你和玖蓝那小子搞暧昧是我误会你了?”千橘睨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

    “这……”

    “你怎么说?”千橘接着诡异一笑。

    “那你凭什么对我做那种事!”

    “哦,我对你做了什么事?”千橘嘴角微微上翘。

    “你明知故问!”

    “我和千秋是相爱的,你再怎么看不过我你也没必要找人**我,要是千秋知道了,我相信他也绝对不会原谅你!”檀雅气愤的指责她。

    **??简单大吃一惊!这个千橘果真是什么事情也干得出来啊!确实,她真的领教过了,就在她刚转学来这里不久的时候,当时,可是折腾了她好一阵子。

    “他不会知道的。况且,那些人不是没对你怎样嘛?吓唬吓唬你而已,却没想到你真的害怕的丢下千秋逃离这里去到了国外,真是讽刺啊,呵呵。”

    “你!这件事我一定会告诉千秋的!”

    “说吧,如果你不怕丢脸的话…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你……”檀雅气急,她知道在千橘这里她得不到什么便宜,反正今天她也不是要来占她便宜的。

    她一定要以牙还牙!

    “我也不是不认同千秋找女朋友……前提是你在不伤害他的情况下,偏偏你要脚踏两条船。”千橘依然是淡笑。

    看着千橘,躲在喷泉后变得简单没来由的抿起嘴,这人淡定得让她佩服!

    不知道她是哪里来的这谜一般的自信,做了这种事情依然可以如鱼得水,收放自如。

    可怕。

    “都是你!我不会原谅你的,我恨你!”檀雅表情狠绝而冷漠。

    “那与我又有何相干?”千橘丢下这句话转身。

    “那你就别怪我!”檀雅看着千橘的背影冷笑道。

    千橘没有回头仍旧按自己步调走着,对于这种她当然不屑一顾,如果每个她奚落过或者对付过的人都来找她的麻烦,她还要一一去回应,那该有多累啊?

    “即使你是千秋的姐姐,那你也别怪我!我一定要让你也尝尝那种恐惧和害怕!”檀雅猛的朝她的背影冲去。

    简单隐约能看见她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在夕阳的余辉下闪闪发光。

    “小心!”简单忍不住脱口而出。

    两人这才发现有第三个人在场,千橘停下了脚步,回头一看,果然檀雅正冲向她,她冷冷笑道并且巧妙的避开了檀雅冲过来的身影:“要对付我?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又是你,为什么你老是要破坏我的好事!”檀雅一下脸色涨得通红,她虽然及时停了下来却也因为收力不及时差点摔倒,她即时把手伸往背后,刻意隐藏手里的东西。

    简单看清楚了,虽然就那么一会会,但那确实是一把注射器,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碰巧,碰巧,呵呵。”简单尴尬的从喷泉后走出,傻笑着。

    “你真丑的让人作恶!”檀雅瞪着简单。

    “我倒是觉得你比人家过之而不及,甚至更甚,外貌的丑美也不及你内心的丑陋。”难得的,千橘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你不是很讨厌她的嘛,她可是骂了千秋的……”

    “确实,但相比较起来我更讨厌你啊,呵。”千橘打断了檀雅的话。

    简单咂舌,好一副唇枪舌战的画面啊…!

    “那个,既然大家都相安无事了那我就走了啊,我先走了,再见!”简单迫不及待的准备离开。

  直觉告诉她,这俩可能都是变态……

  千橘看着她笑了笑,只是这一笑在简单的眼里毛毛的。

    檀雅看千橘没那么警戒,觉得是好时机了,她立马抽出身后的针筒直直往她的背后扎去。

    “都说了不会让你得逞的了…你怎么就那么学不乖呢!”千橘面无表情的把跟前原本要离开的简单扯了过来。

    简单心下一惊,这个人是故意拉过她挡着的!

    而简单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身子就这样被扯过去,活生生的挡在她跟前。

    好大的力气……猛的,她惊觉左边手臂一阵酸痛,再接着就是一股凉性的液体直往手臂里窜……

    糟糕!她怎么就这么大意……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跟前的檀雅和身后的千橘推开,并迅速的拔出那针筒丢在一旁。

    该死,迅速如她,还是被注射进了一半的液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