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公府某一间房内,一个身影睡躺在床上,似乎正在熟睡中,然而随着一声清微的脆响声,他的双眼徒然睁开,不过那道声音便倏忽间消失了。

    “有人闯入国公府?”。他一个箭步起身下来,双掌向上一开,身体如龙贯云,朝房内屋顶上去。

    “轰”。

    瓦片倾塌,房梁被击穿一个大洞,一个男子的身影昂立屋顶之上,目光直视的向前看去,便见有一道身影在前方飞驰。

    “刷”。

    男子的身子快速无比的飞射而出,朝姬一然追去。

    “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姬一然看到后方一个身影紧随其来,震惊说道。

    “不要管了,快走”。不知道哪里飞出来一个身穿黑衣的蒙面人,挡在她身后。

    这身形……

    “两个小贼休想跑掉?”。那人在后面大声怒道,随即左掌翻转向前,一道掌力朝前打去。

    “小心”。黑衣人惊呼着提醒姬一然,他身子横空一跃,左手奇快的拔出背后那柄长剑,剑体向前一挥,剑身发出悦耳剑吟,一道剑气冲出。

    “砰”。

    掌劲与剑气在虚空中相撞,声音犹如石破天惊,震得一大片瓦片碎裂,“哗啦啦”的往地下掉去。

    男子瞬间趁势一个翻身,便是挡在姬一然的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姬一然见此也是没有在动。

    他虽有些迟疑,但是那个身形,那把剑…好生面熟!

    “两个小贼,可知这里什么地方?”。原来追来的人竟会是元清,那个看起来毫无作为的人竟会在关键时刻发现了有人闯入国公府,真是难为他了!好好睡觉不好吗!

    “恕在下愚昧,还真不知道?”蒙面人剑眉微翘,一副不屑之色。

    “放肆!这里可是国公府,你们胆敢擅闯,可知犯了死罪”。元清听了蒙面人的话,脸色极其不悦,语气恨恨的说道。

    “你国公府中何人?口气倒是挺大的!”蒙面黑衣人故意捉弄元清,在一旁问道。

    姬一然忍不住偷笑,这小子还真是够坏的!倒是苦了她,话也不敢说怕被认出来就更麻烦了。

    “告诉你们也没用,先拿下尔等再说!”。男子冷漠开口,便是直接出手。

    “你以为你谁啊,想拿下就拿下,说的好听?”黑衣人讽刺道,看不惯男子的狂妄。

    “休要胡言乱语,本公子出手你们还想逃”。男子怒气连连,没想到自己被这二人如此轻视。

    莫不说这轻狂的黑衣人了,旁边这位站着却一直不说话,后背的包袱装的那么满,明显是盗了国公府的重要东西了,若是晨起后被一向视财如命的爹发现了,那就真完了!

    立即男子身影一飘,眨眼来到黑衣人身边,双手以掌化爪向黑衣人抓去。

    “呼”。男子十指弯曲,双爪划出,便是在空气中引起风响,真气汇聚其上,爪力十足,招招可致人命。

    “什么鬼东西”。黑衣人震惊开口,后看向姬一然道:“要小心,这人功夫不简单!”。

    姬一然了然点头,这元清看来之前都在隐瞒身手啊。她的脑海里到现在还满满都是元清在姬府被她那把银枪吓得屁股尿流的场景。

    她虽然早都看不惯元清,甚至有点厌恶他,但是在功夫上可不敢大意,这不是吹嘘就能行的。而刚才黑衣人也是警告了不得与他硬拼,随即他以内力运功闪躲,身形速度一下子变快,避开了元清的攻击。

    黑衣人见姬一然安全避开,他身形向前一动,手中长剑一舞,剑鸣长啸,几道剑气连贯划出。

    “哧”。

    “看来你也不是省油的灯嘛”。男子低声开口道,脸上却是波澜不惊,只见他身体轻轻一移,便是巧妙避过。

    “国公府何时有了这等高手?”黑衣人深感眼前之人武功很高,但之前对他了解,和此时却完全不符合之极。

    这国公府藏得可真深呐!

    “哈哈”!男子一声大笑,问道:“废话少说,你们二人来国公府所行何事?”

    “我们就是来逛逛,不行吗?”黑衣人在一旁讥笑着。

    “奸诈鼠辈”。元清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辱骂道,眼神却一直停留在姬一然身上。

    “哼,真当我怕你不成”。黑衣人怒气滔天,大声吼道。

    “喂,不要冲动!”。姬一然看着急躁的黑衣人,小声的出声提醒,希望能将他平息下来。

    可是黑衣人已经先出手了,姬一然的话俨然没有入耳,他身形一晃,朝那男子而去,一手迅疾拔出那柄古剑,调用全身内力汇聚剑身,一剑朝前劈出。

    “哐当!”

    元清笑了笑,他屈指一张,一道气劲射出,不偏不移的打在那柄古剑之上,震得黑衣人手臂酸麻,倒退了回去。

    黑衣人惊骇,实在想不到这个元清会还真是深藏不露得厉害了!

    这下他不认真点,怕是连他都走不掉了。

    这点一旁的姬一然自然也明白,得先想办法离开再说,这家伙的武功还是不到家啊,光靠他就要完蛋了!

    黑衣人横穿前行的身体,在空中转了几圈,剑直指元清,元清却不闻所动,双掌气劲如云翻滚,两手在四方一个转动,掌心凌乱的真气合为一体,双掌向前一推,真气破掌而出。

    黑衣人身体手持长剑轮转一周,剑吟震得苍穹九天,数十道剑气飞射而出,似如能破山倒海般。

    “轰隆”!

    房顶被掀翻,瓦片碎裂,尘土飞扬,两人这一击的碰撞很是强烈。

    好机会!姬一然灵光一闪,烟土弥漫中,她的身影飞快的靠近黑衣人。

    烟尘散去后,元清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顶,以及四周破败的房顶,大意了!身后下人吵吵囔囔的声音不断由远及近。

    别姬楼正厅。

    小七和凌波原本在和月神不知谈论着什么,听到推门的声响时三人均面面相觑的看着突然闯门而进的两黑衣人,凌波站起身还习惯性的把小七护在身后,伸起利剑指向两黑衣人。

    “干嘛呢,本小姐都不认识了?”当看到解下黑丝巾的其中一黑衣人是小姐时,凌波吓得剑差点没掉到地上。

    “小姐!”小七,凌波同时惊呼。

    尤其是凌波,他…他竟然用剑指着小姐!

    一旁的月神宠溺地摇了摇头,这小家伙这一身黑衣不知昨夜又是上哪疯玩去了。

    “我说你这个二货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国公府?”姬一然一边解下包袱递给一脸懵逼的小七一边还不忘小眼神瞥向北宫御柒。

    北宫御柒潇洒的拉下黑布巾:“你以为本王想呢,要不是皇兄提醒了我,你以为你还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国公府呢,也不想想怎么感谢本王。”

    皇兄?哪个皇兄?北宫夕沉?不不不!不可能是他。那就是北宫镜夜,说到他,北宫御柒和他走得近。

    “小姐,这是什么,您上哪去了,这一身黑衣……”小七上下打量着手中的包袱。

    “她啊!若不是本王亲眼所见,本王还不相信她大半夜的竟然跑到国公府盗窃去了。”北宫御柒无可奈何的拉过一旁的檀木椅,就座。

    “什么?夜闯国公府盗窃?”原本就对姬一然行踪不以为意的月神这下也惊讶得咧开嘴。

    “嗯,不行吗?”姬一然口吻平平,解开包袱数着包袱里的银票,而且看得出来,她异常的兴奋。

    “小…小姐…”小七怕怕的开口。

    “给,这是接下来别姬楼的开销费用,你看够不够。”姬一然数了数好几次手中的一大摞银票,然后抽了大半递给月神。

    “跟个小财迷似的。”北宫御柒瞥了她一眼,看着她那闪闪发光的小眼神。

    “够倒是够了,只不过这些时日来,别姬楼财政状况一切安好,暂时用不上这些银票。”月神盯着手中的银票一会才反应过来。

    “前些时日也许不用……但近来因为我的事情想必别姬楼的生意也不是很理想吧。”姬一然沉默了一会道。

    一旁的几人纷纷抬头看向她。

    “放心吧,我没事。”姬一然嬉笑道。

    “哼,还真没想到这个元清如此厉害,竟深藏不露。”北宫御柒冷哼一声,想起方才,他竟还有些许后怕。若不是姬一然拉了他一把,现在他们也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回来。

    不知道国公府是安的什么心思,这个事情他得尽快告诉了皇兄才是。

    “倒是你不可能平白无故出现在国公府吧,北宫镜夜那么好心思告诉你我会去国公府?”姬一然基本断定他口中的皇兄就是北宫镜夜无疑。

    “这倒是,本王才懒得去管那闲事,海之国来了信函,说是有使者出使北宫,明日便到了镜王府,信函中还点名说是要见你,所以皇兄就让我来通知你了呀。”北宫御柒得意一笑。

    “镜王府?有使者怎么不去皇宫却要去镜王府?这就不怕人说闲话吗?还指名要见我?毛病吧!”

    毛…毛病?北宫御柒嘴角微抽。

    “听说此次来的使者是海之王身边的护卫之一,大概是带着什么使命来的吧,尤其是指名要见你,难不成海之王又来求婚了?”北宫御柒故意调侃道。

    “那就更不去了!”姬一然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不对啊,那北宫镜夜让你来找我你怎么不在别姬楼等着,怎么跑国公府去了?”

    “还不是皇兄说的,他说要找你最好是在今晚,去国公府!还是得大半夜的才能找到你,起初本王还半信半疑的,果不其然,还真的让本小王在国公府碰上你了,看来还是皇兄厉害,料事如神啊!”北宫御柒赞叹道。

    姬一然则摇摇头叹道,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