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好!”既然有了些值得深究的线索,那自然是事不宜迟,需争分夺秒,我点点头便也没在废话,报了自的地址后,就挂了电话。

  不过在我挂了电话后,我旁边的吴封就有些懵了,看了我好久才道:“如果我记忆没断片的话,你刚刚应该一直都没有提车牌号的事吧?”

   “嚯,谁知道这一通话,让我想起来很多东西呢,这样一来,这车牌号显得就非常鸡肋了,不过嘛,这辆面包车还是给我提供一些时间上的猜测,要是没有它,我也没把握去猜测绝权落阳会在什么时间段布置机关的一些动机,也主要是你提醒的好,不然我也想不起来!”我捂着后脑勺将身体撑了起来,一直卧躺着人也不舒服,索性就拿枕头靠背,然后对吴封笑了笑道。

  “呃……哦,那现在做什么?”

  吴封见我要坐起来,双手不自觉的想要扶我一下,不过我动作并不迟钝,一下就翻过了身来,吴封见状也只能假装什么也没看见坐了回去。

   “等警察来吧!”我深呼了一声,把手机放到了旁边,随后道:“这件事,其实我不是很想借助其他人的力量来协助我的,真要找到绝权落阳,我想的当然是我一个人去报复,我应该在警察带走绝权落阳之前把我要做的就先做了,事情有些风险,我也没有刻意的想要拉任何一个人下水,如果一旦发生了危险的情况,那你能跑还是跑吧!”

   “别在这个时候跟我说,我要逃跑还随我,我要真有那种想法,我直接就不会来了!”吴封环抱着手臂,听到我说这话明显就不高兴了,虽然他确实可以不用管我的,但竟然选择管了,就不至于说管到一半还会逃跑。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想了许多今天该做些什么,又会碰到哪些我很难接受的事情,但直到有个人给我提了些意见,于是我就按着他给我的方案一步一步走到了现在,虽然时间就只在今天,但我根本没有想到,就现在来说,我今天所做的事情以及所遇见的事情都是我昨天一直都没有预想到的,谁知道之后还会发生什么,要搞不好明天就死了呢!”

  这些事情我也不是瞎担心,事实所发生的真的偏离我所想的太多了,如果不是游灵子,我今天直接就死在洪中云手里了。

  这事情说来很奇怪,明知危险,不想托人下水,却又一切与雨曦雨馨为中心,唯有说些让自己心安的话,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希望他们能弃之而逃,让自己觉得利用他们也是一些无可厚非的事,可能是我不想背负太多人情,却有不得不那么做的原因吧…………可是我明明知道这样做的话,到头来可是什么也得不到的…………

   “你这就有些多愁善感,嘛,虽然你一直都是,不过我还是想说,既然计划赶不上变化,那就随机应变呗,难道还害怕有自己过不去坎吗。你教训绝权落阳,回头我安排个名义上的联谊比武赛,好好的教训一下绝权落阳那两个长的还算漂亮的妹妹!”

  吴封苦笑了一声,虽然他跟我真正才一起的时间只有半年之余,但他也同样是那为数不多清楚我内心浅外的人之一,我的性格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大概是属于情绪有些敏感,偶尔会胡思乱想的那种吧。不想拖累别人,却不得不依靠别人,一旦别人对我过于善良,就会有种拖欠别人太多的感觉,大概就是怎么回事。

   “对于她们两个我是没什么意见,除了昨天吵了一下,也没什么关系了,不过你既然说她们俩长的漂亮,你口味还真不是一般的独特啊!”

  我本来还算沉重的心情,因为吴封这句话给逗笑了,那两个女生我是真不在意,但是吴封既然说她们漂亮可就有些过了。

  “这是什么屁话,你要真见到了,你应该知道她们长得不丑吧!”吴封皱了下眉,伸脚踢了一下床脚,好像我对他的审美观存在什么意见。

  “谁知道呢?也许我眼瞎吧!”我想起她们俩的妆容,我就是浑身打颤,她们也许本身长的是不丑吧,但是那个妆容我是真的跟见鬼一样看得难受,就像是进了三天没冲的厕所一样,那味道简直就是冲眼睛。

  “喂喂,你这么说可就过了,我跟人家势不两立,那也就是在赛场上打的,你跟人家哥有仇,你也不能过分牵扯她俩,人家长得不赖就是还不赖,我有理说理!”吴封还是一副自己没错的模样,我也不想跟吴封在这样的小事情上一直浪费时间,相比之下,应该更多的讨论关于绝权落阳本身的一些事情,摆摆手道:“好吧,那我也不说这些了,我再跟你讲讲绝权落阳是什么来头的,他身份可真不是能小看!”

  “也行!”吴封撇撇嘴,这事不小,在警察来之前,也确实值得探讨,于是点点头也同意了。

  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只是有想到该怎么找的绝权落阳,真正的该对他做什么,或许就是折磨他一番罢了,但是不知道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如意,该怎么在警察把他带走之前对他实施让我满意的折磨是个问题,也许陈文浩能给我这个机会…………

  二十分钟后,石警官终于带着另外一个做记录的女性人员来了。他们见到我以后都是先热情的跟我寒喧着,虽然知道对他们来说只是在走程序,但因为他们也是职场老手的原因,看的我就算知道是假的也是内心一阵的暖意,同时也让我受益匪浅。学会真假难辨的笑容在人际交往中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石得警官是一个看上去有点虚胖的男人,长的好像有些憨厚老实,不过他的目光确极为稳重,倒看的出来不是一个随便的警察。

  而他身边跟着的那个高挑的女性则有些不同,除了漂亮以外,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不过我也并不在意。

  “我们此次来的目的,想必盛同学你也已经清楚了,对于本次事件,我们其实很早就希望能找你谈一谈了,只是碍于你重伤未愈,我们才不方便打扰,不过看到你现在的恢复的这么好,我们也替你感到开心,不过我们得到的消息你似乎是在市医院接受的治疗,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中小医院呢?”

  寒喧过后,石警官终于开始进入正题,身姿都开始坐端正了。

  而我的话,直接把真相告诉了他,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看起来有些让人难以接受而已。

  随后便正式的进入了录口供时间,我先把当天发生过的事情在经过个人的修改后说给了石警官听,就像游灵子说的,作为受害人的我,在真相无从追究时,我有权把真相篡改,不过我也没有大幅度的篡改真相,只是把绝权落阳说了更可恶了一点,以及我杀死纹身男的一些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