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有点东西!”

  旭蝶此言不差,虽然我不记得众神大陆发生过的事情了,但是蝶意莺情,我可是很有印象,如果不是旭蝶说出了这词的意思,恐怕还说服不了我,毕竟我掌握的语文知识不多,仅有那么几个印象深刻的我自然不会忘。

  “现在相信了吧!”旭蝶笑逐颜开,双手背于身后,竟高兴的在原地转起了圈,白衣黑发都随之摆动了起来,最后对着我嫣然一笑,嘴角两边可爱的酒窝清晰可见,令人如沐春风。

  “是啊,但是我还是想说你好骚啊!”我揉了揉鼻子,笑容逐渐放肆,以前以为旭蝶是我自己人的时候,我对她的态度就是兄弟,有的时候比我还傻,让人苦笑连连,现在她变成了妹子,给人们感觉直接是女性化了。我的意思是她以前的言行举止并不是这样的,呃…………虽然从来只是能感觉到她的声音,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个放荡不羁的汉子,现在知晓了她的身份,既然直接给我卖起了萌,这种反差感很大,还是说游灵子进化以后注定要娘化。

   我这话旭蝶显然不乐意听了,要知道她拷贝的我曾经全部的记忆都还在呢,不管是哪方面的,她都尤为清晰,要说我跟她斗,那就是云泥之别。

  旭蝶嘴角勾起,露出了核善的笑容,难得能化出一个模样出现在我面前,我却还这样说话,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舒服吧。

   “噗,大哥我嘴欠,我错了,你可千万不要再说出来!”

   旭蝶的眼神吓得我一个激灵,面色变得通红,差点跪地上了,完全忘了旭蝶曾经也是拷贝过我记忆的,不管是啥事她都记得一清二楚,她要接我短,随时都可以,我要在嘴欠,那就是找死。

   “凡事积点口德,这次给个提醒,记住下不为例!”旭蝶看我也是说话一时没经过脑子,情商又有些欠费,所以也懒得计较了。

   “太感谢了!”听见旭蝶这么说,我总算松了口气,抹去脸上的虚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旭蝶真要追究起来,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现在感谢可是为时过早,你之前不是说过想要锻炼吗,只是因为事务繁忙,没有时间,所以只能荒废锻炼,现在在这里,时间有的是,只要我愿意,让你在这待几个月,外界才过几个小时都不成问题!”

   旭蝶虽然现在能化成虚形,但也不至于因此变得高傲起来,与我的关系自然还是十分亲密。刚才不过与我闹着玩的,转身便坐到了我旁边,绵言道。

  “你还真要让我在这锻炼?”

  我疑惑地‘啊’了一声,对于锻炼倒不至于排斥,只是疑惑,在这里锻炼对外界的我而言,真的有效果吗?这里不过是个精神世界,难不成是利用这一点,让大脑产生错觉,以此达到目的不成。

  “效果当然没有实际行动那么强,但对于普通人人的你而言,论招法和见识,在这里领略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旭蝶缓缓解释道。说着,我的面前便凭空出现了一把猎枪。现实中的我没有体验过别的,但真的猎枪倒是摸过,所以旭蝶能在这个世界伪造倒也不足为奇。

   “这,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这猎枪枪口对准的是我,我不禁咽了口口水,差点就想撒丫子跑了,在这个世界,如果我死亡了,现实中的我会不会变成植物人啊?

  “在这里让你练马步,显然不现实,那么不如在这里让你免疫疼痛,在你肉体醒来之前,在这个世界最少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让你来练习!”

   旭蝶莞尔一笑,脸庞透着粉红,笑容甜美,可爱至极,就连我都心神乱颤,刚升起的一丝恐惧突然又平静下来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再咽了口口水,不过这一次是因为旭蝶的美艳。

   “日本有部动漫,主角是不死之身,因此被政府拉去做实验,各种酷刑,日复一日,当时你看完的时候还喊着很酷,我想…………你不会讨厌这种训练方式吧!”

   旭蝶狡黠一笑,刚给我的美好印象又变成了腹黑的感觉。这动漫我当然知道,可那始终都是动漫啊!要说免疫疼痛,不如直接把痛觉给去了,还是说这个的目的只是想让我的毅力变得更加强大!

   “不是出事吧?”如果真如我所想的那样,那倒还能一试,但就怕因为太过真实,导致我脑死亡。

   “放心吧,在这里不管做什么对外界而言,影响都是甚小,就算拿原子弹炸你,你也死不了的,不过可惜,你没见过原子弹,不然…………”

   “你是魔鬼吗?”我彻底被吓得不轻,脸都变得铁青,直接挪着屁股远离了旭蝶十米开外。

  “不是魔鬼哦~是旭蝶,旭日的旭,蝴蝶的蝶!”

  不管我在怎么跑,这里始终都不过是一个世界,旭蝶更是能随意穿梭,眨眼间,便又出现在了我左侧,旭蝶声音传入我耳里,直接让我全身起鸡皮疙瘩。

  “好吧,如果你觉得这样能让我练成锁血挂,我愿意尝试!”我算是彻底没辙了,知道我不可能能躲掉了,索性只能接受道。

  “有觉悟就很好呢,不过你要记住,这些都是为了你自己,而我也不是你憎恨的对象!”

  我虽然接受了,但被虐心理肯定会发生变化,毕竟对我下狠手的就是旭蝶。

  “我知道了,来吧,先试一枪!”我还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明知是锻炼,就算真把我苦着了,也不可能埋怨谁,现在只是练锁血挂,回头还能练个一招半式,时间上能弥补了,超越吴封都不是梦。

   “好的,那就先来亿枪!”旭蝶点点头,没想到我刚开始就这么大胆,也是对我略感钦佩,说着,天空中的一把猎枪赫然变成了无数把,并且团团将我围住,数量密密麻麻,就连明月我都看不见分毫了,而下一秒,还没等我发出哀嚎,漂浮在空中的猎枪便向开启了我射击,一刹那空气都仿佛宁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