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人家会这么想不开,竟然将女儿嫁给这样的人。还想要娶官宦之家的女儿,那个时候,她不过是为了安抚他们,所以才随口一说罢了。可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不要脸的,竟然将自己随口一说的话,给放在心里面了。

  皱了皱眉头,柳夫人淡淡的开口道:“既然现在,涂新月已经把你们给赶了出来,估计,以后是不会让你们再回去了。那你们还待在京城里面干什么,赶快回去吧。”

  “不行!”听闻此言,苏凤仪连忙皱眉道:“将军夫人,你别忘记了,当初可是你们将我和而我儿子带来京城的,现在你们想让我们回去就回去,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一开始,苏凤仪的确以为是苏子杭让柳将军府去大叶村将他们给接过来的。原因,就是因为苏子杭惧怕涂新月这个母老虎。

  可是,在将军府住了这么久,再加上,后面李嬷嬷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话,苏凤仪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柳夫人瞒着苏子杭,擅自将他们接到京城里面来的。

  至于,对方的目的嘛!就是想要将柳柔柔嫁给子杭。

  他们以为自己是个傻子,可是苏凤仪才一点都不傻。别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其实,她心里面门儿清呢!

  既然柳夫人将他们从大叶村里面给接了过来,现在想要这么轻易的摆脱她,简直就是做梦!

  “那你想要怎么样?”柳夫人没有想到,苏凤仪看起来这么愚蠢,可是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威胁她。这个粗俗的乡下妇人,简直就是该死!

  一抹阴狠从柳夫人的眼底深处闪现了出来。

  苏凤仪眼睛一转,而后道:“要不然,你就想办法,重新把我给送回苏府里面去。要不然,你就兑现你之前的诺言。给我们房子还有钱。”

  “没错,没错!”马猴也点了点头,道:“而且,你们将军府的院子几人这么大,到时候可不能随便给我们一个破烂的院子就把我们给大发了,我们一定要很豪华很大的院子才行,最好要比苏府还要大!”

  这个苏子杭,不就是一个臭当官的吗?在他们面前牛气的不行,竟然还将他们从苏府里面给赶了出来。如果,以后他们有了一个比苏子杭还要大的房子,看苏子杭怎么在他们面前牛掰。

  马猴异想天开。

  边上的李嬷嬷听见苏凤仪和马猴竟然敢这么狮子大开口,瞬间恼怒的不行,她咬着牙,恼怒的问道:“你们是疯了吗?一个个的都是些什么东西,竟然敢威胁我们夫人,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们给拖出去杀了!”

  坐在首位上面的柳夫人也是握紧了拳头,皱紧了眉头。原本以为将苏凤仪他们从大叶村给接过来,可以破坏涂新月和苏子杭的感情,瞬间调查一下涂新月的身世。

  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她不仅没有调查出涂新月的身世,而且,苏凤仪还像是一个贪得无厌的臭皮糖一样,狠狠的粘在她的身上,甩也甩不掉!

  女人的眼底已经浮现出了一抹杀意。

  如果说,涂新月说要杀了苏凤仪他们,只是吓唬吓唬他们。可是。这柳夫人若是动了杀意的话,就不是吓唬吓唬他们这么简单了。

  毕竟,当初,柳夫人为了嫁给柳将军,当上将军夫人,杀人放火什么事情没有做过。她的手上可是早就已经沾染过人命和鲜血的,不过是因为这么多年,她稳坐柳夫人的宝座,吃斋念佛,所以,看起来一副菩萨模样罢了。背地里面,还不知道一颗心是红的还是黑的。

  可惜的是,苏凤仪之前在苏府里面已经被涂新月给吓唬过一次了。

  现在听见李嬷嬷说要杀自己,她反而笑了。

  “好啊,好啊,你们一个个的,都要杀我,涂新月要杀我,你们也要杀我!既然如此,那就放马过来吧。反正,我也不害怕。我们母子两个人已经被涂新月他们给赶出来,回不到大叶村,就只能呆在京城里面饿死。跟你们杀了我也没有什么区别。不过,在我们死之前,我们可要把你们的罪行给公布出来,让大家都知道,你柳夫人的盘算!”

  苏凤仪站了起来,语气嚣张的看着柳夫人,脸上毫无惧怕之色。

  这大概就是应了那句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现在,苏凤仪已经一无所有了,她何不为自己争取一下,说不定,柳夫人一害怕,就将之前答应她的那些事情全部都履行了呢?

  想到这里,苏凤仪索性一屁股坐下,无赖的说道:“哎呀,之前在将军府里面住了这么久,我还是很感激柳夫人的。如果不是必要的话,我也不想跟柳夫人撕破嘴脸不是?可是,要是柳夫人逼我的话,那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啊。”

  “你,你简直无耻!”李嬷嬷快要气疯了。

  原本,她以为,她们就已经够厉害的了。可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然碰见一个比他们还厉害的,不仅厉害,而且还不要脸!

  “李嬷嬷,”就在李嬷嬷恨不得上去手撕了苏凤仪的时候,柳夫人忽然开口道:“李嬷嬷,你先退下,让我跟马夫人说两句话。”

  “夫人,可是……”

  “我让你退下。”柳夫人的眼神之中,浮现出了一抹阴狠。

  “是。”看见夫人已经发怒了,李嬷嬷也不敢在说什么,只能退了下去。不过,她的心里面真的很心疼夫人。这个苏凤仪简直不是东西,实在是太过分了!

  李嬷嬷退下去之后,柳夫人转过头去,仿佛阴沉的脸色,现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淡淡的笑容。

  “让马夫人见笑了,下人不懂事,马夫人稍安勿躁。”

  苏凤仪听了柳夫人的话之后,便知道柳夫人这是向自己服软了。她顿时笑道:“夫人的意思是,可以答应我的条件了吗?”

  "自然。”柳夫人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