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这里瞧着,等月亮正空的时候,这群士兵一定困得不行了。到时候,我们就冲进去,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好!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山匪重义气,此刻听见张四的话,一个个都没有任何犹豫,都纷纷支持张四。

  他们听从张四的话,潜伏在石头堆后面也,等着月亮当头的时候。

  此刻,正在营帐里面熟睡的涂新月,感受到了灵泉空间的震动。

  她被迫醒来,神识进入了空间,发现是虫宝在急切的呼唤自己。

  “怎么了?”

  涂新月打了一个哈欠,有些郁闷的问道。

  这个虫宝,有什么事情干嘛不等到明天再说,偏偏要这个时候惊扰她的美梦。

  虫宝看穿了她的心思,而后道:“要是我明天才告诉你的话,那你就完了!”

  “啊?”

  虫宝语气慎重,涂新月一开始以为他只是有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所以才会有此一说。可是眼下听见虫宝的话,她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辛辛苦苦这么久的成果,马上就要被人给抢走了。”虫宝翻了一个白眼,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涂新月,而后道:“在营地不远处的石头堆上面聚集着一群土匪,正商量着要怎么把这些粮草给劫走呢!”

  “什么?!”

  涂新月顿时无语,咬牙道:“我这就去告诉李植。”

  白天的时候还在担心,到时候进入那片林子里面会不会遇见什么流寇。没想到,他们这还没有进去呢,流寇便已经找上门来了。

  “你先别去。”虫宝拉住她的手,而后道:“押送粮草的,一共才一百个人,可是对面就有二三十个。而且,他们精神抖擞,我们的人却死气沉沉。最重要的一点……”

  虫宝道:“今日的风向是从那边吹过来的,他们在风里面下了软骨散,现在估计那些士兵全部都没有战斗力了。”

  虫宝此话一出,涂新月顿时震惊。

  因为她实在是万万没有想到,山匪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阴招。

  沉吟片刻,她开口道:“我先去小屋子里面拿解药,给那些士兵服下,他们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

  “午时。”虫宝凉凉的道。

  午时……那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听了虫宝的话之后,涂新月几乎第一时间就冲进了小屋子里面,她将小屋子里面的药材给拿了出来,而后临时配了一份解药出来。

  刚想要闪身出灵泉空间,将这些解药拿给他们,涂新月的眉头微微一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忽然快速的回过身来。

  女人将柜子打开,而后从里面拿出一瓶药,这才转身出去。

  “虫宝,今天的事我一定会记在心里面的,等到了北疆,我给你找土特产吃。”

  甩下这句话,女人的身影消失在灵泉空间里面。

  虫宝顿时嘴角一抽,冷哼道:“切,女人,真是小瞧我,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容易被吃的收买的人吗?”

  不过,北疆的土特产到底是什么呢?

  虫宝摸了摸下巴,忽然有点好奇起来了。

  站在篱笆下面的小黄瞧着虫宝这幅模样,有些无语的甩了甩尾巴,转过头去。

  这厢,涂新月已经出了灵泉空间。她爬起来的时候,果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软软的,好像不听使唤。

  果然是中药了!

  这群人,实在是太卑鄙了!

  涂新月皱了皱眉头,而后连忙将青竹给推醒。

  “夫人,怎么了,天亮了吗?”

  青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山匪来了,你赶快把解药给喝下去。”

  涂新月将解药倒了一滴出来,滴进了水壶里面,而后来不及跟青竹解释太多,连忙去找李植。

  李植正靠在大树下面小憩,涂新月找了一圈,才找到对方。

  看着已经快要当空的月亮,她懒得废话,连忙将李植给摇醒,而后将解药直接灌进了对方的嘴巴里面。

  “咳咳……”

  李植猝不及防,被涂新月给吓了一跳,连忙问道:“郡主,你给我喝了什么东西。”

  “是解药,”涂新月长话短说,道:“不远处已经有山匪在伏击我们了,他们在风中散播了软骨散,现在我们整个营帐里面的士兵估计都中了软骨散。事不宜迟,得让大家快点将解药给喝下去。”

  李植听见这句话,顿时一个激灵,差点没有吓得跳起来。

  涂新月连忙道:“记住,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如果被他们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那他们肯定会现在围攻过来的。”

  “是。”

  李植打过仗,懂得一点战术,他明白涂新月是什么意思。

  “夫人放心,我这就吩咐士兵悄悄的将解药送给大家。”

  “嗯,一定要快。”

  涂新月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放心,她从怀中拿出一瓶药,而后沿着营帐的周围洒了一圈。

  李植办事的能力的确很高,整个营帐里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动静,可实际上,解药已经偷偷的在大家的手中开始传递了。营帐里面的大半士兵都收到了通知,在此刻慢慢醒了过来。

  还好虫宝及时将事情告诉她,否则的话,就算是他们的人手比那些土匪要多,中了软骨散,估计也会败在那些土匪的手下。

  真是狡猾。

  涂新月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李植马上就回来了。

  “怎么样?”

  “已经安排好了。”

  “好,我们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两人在草地上面坐了下来。

  四周都是静悄悄的,月亮慢慢的往当空中移动,午时已经悄然而至。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而后是慢慢想起来的兵器声。

  那群人来的看似十分的突然。

  张四今天很高兴。

  自从坐上了黑风寨的当家,他一直想要为黑风寨做些什么。可惜,最近很少看见从这里走过的商队了。那些单枪匹马的人,他又不忍心劫,断了对方的生路。

  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会来了这么一只大肥羊!

  这一票,让他兴奋。

  张四挥舞着手中的砍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