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身影突然闪现,立即来到她的身边,冰浔一抬眸就看到了她熟悉的一道身影。

  还不等冰浔有什么动作,他就已经很靠近她了,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她,很仔细,似乎害怕她哪里有什么事一般。

  确认她没有出现什么危险和伤害才迟缓将注意移至到了一旁的阎邪身上。

  一双邪异的邪眸看着对面的人,带着绝对的冷傲,寒意,不管是谁,是好是坏,是敌是友,于他来说,所有靠近到她的人,他都不喜。

  这是阎邪第一次感受到来自于他的‘重视’…之前接触他的时候,感受到的从来都是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傲,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事物能让他放在心上一般……

  现在,似乎他因她而变……

  似乎只有关乎到她的事情他才会在意一般……

  果然,倒是有趣。

  不过,阎邪倒是识趣,带着一抹不经意的邪异笑容离去,把空间留给他们。

  冰浔将暗血剑收好,即使经历了这么一场打斗,她的衣裙也是没有染上任何脏物,犹如不食人间烟火冷清的谪仙。

  这里的一切复归宁静,在阎邪出手结束之后,所有的亡灵都灰飞烟灭,这里的依旧是那样寂静的,似乎一切不曾发生。

  他靠得她很近,很近,闻着她身上独有的馨香才逐渐平稳下来,虽然现在看到她平安无事,也知道自己应该相信她可以面对,不会出意外,可却还是还担心。

  从听到她遇到危险的那一刻起,他就慌了,对万事都淡然不在意的他第一次尝试到慌乱的感觉,原因只是因为关乎到她。

  没有任何迟疑,立即向她所在的方向而赶,虽然他们相隔的距离很远,但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未停过一会,直到来到她的身边。

  冰浔似乎也看出了他的担忧,心底划过一抹暖意。

  那种被人放在心尖,时时刻刻的在意担忧,以她为中心的感觉。

  她张开双手,环抱在他的腰上,若是帝北冥看到她的脸,定然可以看到她似浅笑满足的俏颜。

  感受到她一双小手环抱在他的腰上触觉,帝北冥的心一晃而过那种心尖微颤的感觉。

  他没有说些什么,而是用更有力热情的拥抱回应着她,他把她的脑袋放在他心脏的那边。

  “你听到了吗,这里为你而跳动……”他的声音低哑磁性。的确在喜欢上她的那一刻起,这里就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了,再到这里完全属于她,为她而跳动。

  冰浔没有回应,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只是环抱他的手更加用力了,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他,她都知道,她感受到!

  “所以,永远不要离开我…好吗…”他的声音沉淀低哑,语气等着不可拒绝的霸道,与其说他是在问她,倒不如说他是做一个决定。

  的确,就算是她没有答应回应,这都是无法改变是事情。从他心里装在她的那一刻起,于他而言,这一切也都无法改变了,他无法失去她,离开她。

  其实他也想把她永远放在自己的身边,一刻都不离开,他也是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但或许又因为太过于爱,又舍不得做可能让她不开心的事。

  他也知道她有着强烈的自我,她需要成长,她也想自己成长,完成她的事情,所以他知道她不是笼中鸟,不可能会被束缚在哪里的,除非等她认为她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

  “我不会离开。”似乎感受到了他的不安,她给出了回应。

  其实她都知道,知道他在乎自己。

  “加上永远和我好吗?”他环抱在她身上的手仍是没有放开,反而搂得紧紧的,不愿意放开。

  很明确用行动告诉她,他很想她可以说。

  “我承诺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冰浔顺着他要加的话再重新说了一遍。

  听到了让他自己满意的回复,他俊毅的面容露出了满足的笑颜。

  “我也是,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承诺的事一定做的。”他说,他相信自己绝对不会离开,她都已经是自己的命了,他会舍得离开吗?

  冰浔清冷淡漠的面上露出浅笑,来到这里,或许真的已经变得很好了,遇到这么在意自己的人……

  一切都是那么的幸运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