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

  京城夏天的阳光,没有淮南的阳光温暖,晒到身上,有些许微疼。

  眼光晒到正在熟睡的小人儿身上,许是感觉到了疼,榻上的小人儿皱了皱眉。不过还好现在是早晨,比白日好了许多。

  “小姐……小姐……”丫鬟边跑边喊着。

  阎芷溪似是听到了声音,微微睁开眼看了看屋子,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丫鬟走了进来,看到阎芷溪还在睡觉,走过去边摇换着阎芷溪的身体边喊“小姐……小姐……快醒醒……!”

  阎芷溪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丫鬟“干嘛,紫念你家着火了吗?”说完,阎芷溪又继续睡。

  “小姐,老爷回来了,说今晚圣上要在宫中设宴,老爷让奴婢来请小姐梳妆打扮后过去前厅与老爷一同前去。”

  “什么……!”(ー_ー)!!无奈,“告诉爹爹,我不去,我要睡觉。”

  紫念着急了“小姐,不行,老爷说了要奴婢来请小姐,还说了小姐一定要去。”

  “小姐……快起来吧,等会老爷生气了。”

  被紫念这么一吵,你完全失去了睡意,无奈的坐了起来,穿好鞋子站起身,洗漱完毕。紫念帮你穿好衣服,你走到镜子前,简单的化了个淡妆,便起身向前厅走去。

  “爹爹……”走到前厅,阎芷溪跑上前抱住了阎子洪的手臂。

  阎子洪抬起手宠溺的刮了一下阎芷溪的鼻子“你呀……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嘻嘻,溪儿在爹爹面前永远都长不大!”

  两人边说着边往府门口走去。走到了府门口,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马车。

  …………

  …………

  很快,到了宫门口,两人下了马车往御书房走去。

  到了御书房,皇上的贴身太监刚好从御书房走了出来,看见阎子洪,连忙走来过来“老奴拜见大将军,芷溪郡主!”

  “曹公公不必多礼,陛下可在?”

  “回大将军,陛下已等候您多时……请……”

  “臣参见皇上……”

  “皇帝叔叔……”

  “溪儿,不得无礼……。”

  “哦……!”

  “无妨,都是自己人,何必多礼……”夏淳郭说着站起身走到阎芷溪跟前“小溪儿长大了……”说着又转向阎子洪“若是朕没记错,小溪儿下月初六就汲竺了吧?”

  不知什么时候起,夏淳郭与阎子洪之间,既把“我”改成了“朕”。

  阎子洪笑着道:“回皇上,正是。”

  “嗯,那咋们可是要为小溪儿大摆宴席好好庆祝一番。”说完夏淳郭与阎子洪讨论起了正事。

  不知不觉天便黑了下来。

  曹公公从门外走来进来“陛下,皇后娘娘来了,说是宴席已摆好,大臣们也都来了,请陛下与大将军还有郡主移步。”

  “嗯,子洪,走吧!”宴席摆在乾坤殿,夏淳郭站起身来,走到阎芷溪跟前,牵起阎芷溪的手,三人有说有笑的到了乾坤殿。

  殿内,皇后娘娘正招待着大臣“各位大臣,本宫已经派丫鬟去请陛下与大将军了,本宫先敬各位一杯。”说着皇后娘娘拿起杯子干了杯子中的酒。

  这次宴会来的不止是大臣们,还有大臣们的夫人与另千金。

  曹公公“皇上驾到。”

  众人“参见皇上,大将军,郡主,吾皇万岁,郡主千岁。”

  “都平身吧。”

  众人“谢陛下。”

  夏淳郭未放开阎芷溪的手,牵着阎芷溪走向龙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