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头砸在江波的胸口上,戚竹君只觉得硬邦邦的,她连忙收回手。

  江波看着戚竹君蜂蜜色的脸蛋一点点染上红晕,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他只能尽量维持淡然的样子,用毫无起伏的声音问:“戚小姐,有什么事吗?”

  戚竹君有点不敢和他对视,目光游移了下,最后停留在他的头发上:“我想来看看你,你闷不闷?”

  “我不闷。”

  “哦……”戚竹君嘿嘿了笑了下:“如果是我肯定做不到。”

  “没其他事请你让一让。”

  如梦初醒的戚竹君这才发现自己一直站在江波的房门口,她连忙往旁边让了让,看着江波大步离开。

  唉……

  她忍不住叹气。

  她刚才肯定看起来蠢死了!

  其实……其实她也挺聪明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考上T大嘛……

  戚竹君一边寒碜自己一边安慰自己,很快又振作起来,按照来的路回到厨房,没想到刚走到厨房门口又碰到江波!

  江波剑眉微微动了下:“戚小姐,你挡住我的路了。”

  “我不是故意的帅大叔。”戚竹君不好意思的吐了下舌。

  “戚小姐,我们谈一下吧。”江波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说完迈开大长腿朝露台走去。

  戚竹君连忙跟上,前面的江波突然停下脚步,她来不及刹车,整个人猛地撞上。

  “戚小姐,你就那么喜欢我吗?”

  江波转身,几乎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突然染上一层温怒之色,他后退一步,和戚竹君拉开距离。

  戚竹君的鼻子撞的生疼,可听到江波这么问她,她连忙如捣蒜般点头:“喜欢!从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你了!”

  “戚小姐,你为什么喜欢我?”

  戚竹君歪着头想了下,有些茫然的摇头:“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就是喜欢你。”

  江波扯了下嘴角,勾起一抹哂笑:“戚小姐,如果你那么想谈恋爱,可以在学校里找个同龄的男孩子。”

  戚竹君有些不解:“帅大叔,你什么意思?”

  江波不知道她是真的听不懂还是假的听不懂,冷声道:“戚小姐,我不想把话说得太难听。

  戚竹君的笑容一点点消失:“帅大叔,我真的不懂,我这个人从小就笨,别人只要老师教一遍就能学会,可我要学好几遍,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帅大叔。”

  江波定定的看了她两秒,道:“好,我直说,戚小姐,我不喜欢你,我对你没有一点感觉,请你以后别再纠缠我了可以吗?”

  听到这话,戚竹君瞬间脸色苍白:“可、可你说过你没有女朋友的啊……”

  “我是没有女朋友,但这并不代表我要接受你。”

  戚竹君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人捅开了一道口子,冷风呼呼的往里面灌!

  她有些急了,抓住江波的袖子说:“帅、帅大叔……你没试过怎么知道呢?说不定你会喜欢上我呢?”

  江波看着着急的她,决绝的抽回自己的手:“对不起,我不想。”

  他不想看她受伤的样子,说完撇开头。

  戚竹君好半天才找到声音:“好……我知道了……对不起帅大叔,这段时间我让你为难了,对不起……”

  她哽咽了,声音带着哭腔,说完连忙转身,急急的跑到厨房门口。

  眼泪成串成串的掉下来,她一边擦一边哭,难过极了。

  她其实一点都不聪明,不管学什么东西都要比别人多一倍的时间,可她不怕,只要她肯努力,她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好,可他一点机会都不给她……

  越想越伤心,什么女追男隔层纱,她和江波明明就是隔了堵混凝土的水泥墙!

  “哎呦!”

  就在这时,王嫂的声音打断她的胡思乱想,她连忙胡乱擦掉脸上的眼泪走进去一看,王嫂正歪斜着身子揉腰。

  “你怎么了王嫂?”

  王嫂看到戚竹君,连忙摆手:“没事没事,只是不小心扭了下腰而已。”

  戚竹君看了眼王嫂脚边的坛子,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

  她连忙跑过去,使出吃奶的劲抬起罐子:“王嫂,我帮你。”

  王嫂一看,急着想去阻止,可一动,腰疼的厉害。

  “没事没事,这种粗活我在老家一直帮我妈干的,这坛子放哪里?”

  王嫂有些不好意思:“就冰箱旁边。”

  “好咧!”戚竹君一咬牙,小胳膊上的肌肉都爆出来了,硬是把坛子搬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戚小姐,真是谢谢你啊,这坛子很重吧?”

  “是有一点,不过没事,我搬得动。”戚竹君拍了拍手,憨憨一笑,蜜色的皮肤把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衬托的格外明亮。

  门口的江波看到这一幕,心脏的位置又不明所以的跳动了一下,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可每次看到戚竹君,他整个人就会变得很奇怪。

  他害怕这样的自己,在变得更加陌生之前,他只想抽身离开,可看到她明亮的笑容时,又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江先生。”

  王嫂发现了他,他连忙收回视线,在对上戚竹君的目光前快步离开。

  回到房间,他才重重松了口气,可看到茶几上的水果冻时,他的脑海中又不自居的浮现出戚竹君的脸。

  他到底怎么了!?

  江波甩了甩头,干脆打开跑步机,用高强度的运动强迫自己忘掉她。

  戚竹君回头时只看到江波的一个背影,笑容暗了下来,眼泪几乎在眼眶里打转了,可碍于王嫂在,她硬是没哭。

  同时,林澈和林越之回到老宅。

  流产绑架之后,乔诗彤回娘家休养,林越文几乎每天都不回家,罗美娟飞国外去找双胞胎女儿,林正华还在公司,原本以为会是冷冷清清的场景,没想到两人一走进客厅就听到老爷子爽朗的笑声。

  “来来来。”老爷子看到他们,立刻高兴的招手。

  “爷爷,我们来了。”林澈甜甜的叫了一声,好奇的看向坐在老爷子对面的人,那人也正在打量她。

  那人带着一副黑边眼镜,两鬓白发,看上去和年纪差不多,但在体型上稍微胖一点,脸上洋溢着笑容,好整以暇的看着林澈。

  林澈诧然,这不是T大的理事长萧一白吗?!

  林越之第一眼就认出了萧一白,他忍着笑不动声色道:“宝贝,看来我们爷爷是想让你给他挣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