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转过头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江潋就站在自己的身后会有的躲闪了一下。

  “离儿,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身上的伤都还没有好,怎么就开始收拾行李了?”江潋说着说着满脸的疑惑,随后就直接走了进去。

  江离紧紧的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下意识的就退后了一两步。

  “没什么事情,只不过是因为不喜欢医院里面空气的味道,所以就想着要提前出去罢了。你来这里是做什么事情吗?”

  江离说着说着不由得后退了一两步,脸上满满的全部都是警惕,殊不知这样子的表情一下子就激怒了面前的江潋。

  江潋勉强的维持着脸上那样子,假惺惺的笑容,随后就上前了一步,想要抓住面前的江离的手。

  她脸上那样子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勉强,而且想要一下子上前抓住江离手的动作实在是太过于突然了,所以让面前的江离一下子就后退了一步。

  “江潋,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的。”江离放下了自己手中刚刚还在收拾的衣服,满脸警惕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江潋。

  江潋就勉强的笑了一下,紧接着就坐在了病床的凳子上。

  “离儿,你怎么现在对姐姐却一副勉强而又冷淡的样子,你忘了以前我们两个姐妹的关系是有多好了吗?姐姐以前怎么对待你的?难道你自己心里能不清楚吗?”

  江潋说着说着眼睛里面就聚集起了泪水,下一秒就要落下来一般。

  江离淡淡的做起了自己的眉头,随后就摇了一下。

  “江潋,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这里吧,因为等一下阿衍去办出院手续就回来了,到时候只怕你们两个又要吵起来了。”

  江潋一听,眼睛里面的怨恨一闪而过。

  “离儿,你这是在说什么呢?也许之前的事情真的是我对不起你,但是我现在真的改过自新了,难道就连你也不愿意相信我了吗?”

  她说着说着眼睛里面的泪水不停的滴落了下来,看起来颇为可怜的样子。

  江离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江潋,并不是我不肯原谅你,但是你也知道你这次的事情对我的伤害到底有多大,而且不只是我,阿衍根本就不会原谅你的,所以你还是快点走吧,不要在这里了。”

  江潋又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离开呢?她这一次的目的可不简单。

  “离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一副冷淡的样子,可真的是伤透了姐姐的心了?”江潋说着说着眼睛里面的泪水再一次的丢了下来,随后就跌下了自己的头,肩膀一坨一坨的,看起来真的像是在哭。

  江离一下子就动了恻隐之心想要上前去拍一下江潋的肩膀,可是这个时候病房外面却突然之间就出现了陆衍之的身影。

  陆衍之直接就走了过去,紧接着一把就抓住了江离的手,连忙退后了两步。

  江潋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两个人相互依偎着,正在离着几步远的距离,眼睛里面的狠毒更加明显了,那种眼神似乎是要在面前的两个人抽筋,扒皮一般的恐怖。

  陆衍之警惕的看着面前突然就出现了的江潋。

  “江潋,我已经让你从监狱里面出来了,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子就是我已经放过你了?我已经说过了,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过来打扰我们,不然的话,你应该知道你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局的!”

  陆衍之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江潋确实在这个时候就直接低下了自己的头。

  “阿衍,我这次过来真的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只不过是很单纯的想要来看看我的妹妹而已,毕竟我之前做了那么多的错事,现在想要弥补不是很正常吗?”

  江潋一边说着肩膀一边不停的抖动着,看起来真是颇为可怜的样子。

  而陆衍之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眼睛里面满满的全部都是嘲讽,根本就没有要相信的意思。

  “江潋,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我想你自己心里很清楚,你心里面到底怎么想的,我们谁都不知道,所以不要再过来了,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不代表可以原谅你第2次,走吧。”

  陆衍之说着说着就要直接拉着自己身旁的女人离开医院就连放在病床上的心里也根本就不想顾及了,毕竟只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衣物罢了,就算是再买也没有什么。

  江离可以很敏感的察觉的到拿着自己的男人眼睛里面的那种冷然,还有身上散发的低气压,所以很识趣的没有在这个时候说话。

  而江潋总是有些无法控制住的,直接就上前拉住了,想要往病房外面走了两个人。

  陆衍之看着拉着自己手的身后的江潋,心中只觉得满满的全部都是厌恶狠狠的挣脱了江潋的手。

  “江潋,放开,不要让我觉得你恶心。”陆衍之深呼吸了一口气,尽可能的把自己心里面的厌恶全部都给藏起来。

  江潋眼睛一下子就变得红润了起来,然而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伤到了。

  她觉得面前的男人已经对自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那种疼痛的感觉却是每一次都在加深。

  “阿衍,我们两个一定要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吗?明明以前的我们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如此见面都会觉得恶心的地步了?”

  江潋说着说着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整个人的脚一软就要往地下跌去。

  江离下意识的就直接走了,过去扶住了快要往地上跌去的江潋,眼睛里面溢满了伤痛。

  陆衍之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将自己的女人给扶了起来,可是却连眼神都没有赏给,这个时候已经跌倒在地下的江潋。

  “江潋,我当初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跟你之间就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我现在的生活,以前你做的那些事情我原谅你,那只是因为我对你的愧疚,所以不要再缠着我们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一些什么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