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衍之受伤之后很快就打了报警电话和救护车。那个刺杀的人也被陆峋擒在一边。

  江离憎恨的看着那个要对自己动手,却没有成功的人,她的心里一阵疼痛。此刻的江离很想上去惩罚他,让他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错事。

  江离太恨了,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早的发现这一切。

  为什么不相信陆衍之对自己的感情,而是一味的欺骗自己,最后才演变成这种模样。

  她歇斯底里的哭泣,用尽自己浑身的力气搂着陆衍之,不想让他离开自己的身边。

  因为只有陆衍之现在躺在自己的怀里,她才觉得有温暖。

  如果陆衍之突然撒开了手,她便觉得自己整个天都快塌了。

  江离真的很绝望,她也想陪着陆衍之一块受伤。江离很是自责,为什么受伤的不是自己,为什么要替自己挡着?自己每次都是误会他,对她他那么凶狠,甚至不想听他解释的时候都有,可是陆衍之还是对自己那么好。

  “江离你也别太担心,陆衍之他一定会没有什么事的。”念念看到她如此伤心,在一旁安慰着她。

  现在的江离和以前的江离不同,变成了一个脆弱的模样。江离让念念觉得很陌生,因为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江离,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等了一会儿,救护车总算是来了。

  江离想要把陆衍之弄上车子,可是凭她一个人的力气,怎么能够把一个大男人抬上车呢?

  她和医护人员一步一步把陆衍之扶上车,她的手里还存留着陆衍之的鲜血,是那么让人难以忘记。红色的血和泪水融为一体,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让这片紫色的花海瞬间变成了红色的。

  念念在一边安慰江离,陆峋则是把杀害人的那个人交给警察。

  “这是那位行凶的人,拜托警方一定要查到凶手。”陆峋对着警察百般托付。

  他相信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案件,而是背后有人在策划的,不然不会有人在他们待美国的这段时间,还要来做对江离不利的事情。

  “念念,你知道这次刺杀江离最大嫌疑是什么人吗?”陆峋走到她们两个人的旁边,问着念念。

  念念摇摇头表示不知道,然后她又像是想起了些什么,急忙说道:“我猜测这次想要置江离和陆衍之不利的人一定会是黎北辰和江潋,之前他们两个就百般的陷害我们,现在肯定是他们做的,除了他们对我们这么恨之入骨的以外肯定没有其他人。”念念的心里早就已经得出了答案。

  念念细细的想了想,能这么恨他们三个人的,除了江潋便黎北辰,就算是和陆衍之有生意上的往来的人也不可能这么贸然行事,所以安排行凶的人一定是江潋和黎北辰。

  这几天,陆衍之一直都躺在手术室里边,江离也在外面一直等候着。

  江离的心犹如蚂蚁一般着急,她感觉到很心痛,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也就不会受伤了。

  “医生他怎么样了?”看到医生出来的时候,江离他们都很兴奋地一个劲跑在前面去问医生结果。

  “幸好送来的早,要不然他这个就保不住命了,身上又是拳打脚踢的,并且还在腹部中了刀。如果你们没有及时的报警叫救护车,否则他的命就真的保不住了。”医生摘下口罩,一字一句地对着他们说。

  江离听到医生的答案,心里的石头终于是落下了,她的眼泪瞬间决堤,一下子全部都流出来了。

  “念念,他没有事了,他度过危险期了,年年她真的没事了。”江离一遍又一遍的说着重复着这句话。

  念念知道她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所以也就没有说什么,而是在一旁安慰着江离。

  念念其实江离的心里还是很爱陆衍之的,只不过是因为她心里没有过去那些事情,所以当陆衍之和她说话的时候,江离就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实际上她真的很关心陆衍之。

  陆衍之从重监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现在已经是他躺在医院一个星期了。这其中陆衍之一直都在昏迷不醒,整个人都睡在床上,江离是又担心又庆幸。

  因为陆衍之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他又没有醒过来,如果他再不醒过来,恐怕医生就要下达最后的通牒了。

  几个人在一边守着陆衍之,陆峋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你好。”陆峋很有礼貌的问着。

  “你好,我是警察局的警官,现在我们已经查到了嫌疑人是谁,目前已经确定通过招供人说的话,我们已经查到了,这是华裔国籍的人,他的名字叫做黎北辰,请问你们认识吗?”警察询问着。

  陆峋高兴的点点头,一个劲的说是的是的。

  果然和念念猜想的一样,真的是黎北辰他们做的。

  “我们现在已经在全面的通缉他了,但是目前还没有找到,一有消息我们就会告诉你们的。”警察说着,挂断了电话。

  陆衍之一直在床上躺了很久很久,警察也查了很久,可就是没有查出些什么。但有一天有人打电话给陆峋说道。“我们已经查出来了,这个人目前是在一所别墅里住着,但是我们的人去抓的时候,他已经跑了,在上高速公路的时候,他因为严重超标而撞了高速上面的围栏掉进海里了。尸体警方这边已经打捞上来了,不知道你们这边有没有认识他的人过来领一下尸体。”警察的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又是哭又是乐的。

  黎北辰纵然很讨厌自己,但那也是为了江潋,这一切大家都是明白的。

  警察刚刚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下一秒陆衍之也醒了过来。

  “水,我想喝水。”陆衍之轻轻的说着。

  见他醒了大家都很高兴,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没有了黎北辰帮助江潋做坏事,从此以后,她就再也做不了任何孽了。

  在国内的江潋得到消息说黎北辰出了车祸,她便像个疯子似的一个劲地拨打黎北辰的电话,可是再也没有人接听。

  几个月后,江潋因为患有精神分裂症而送进了精神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