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需要的是美貌才华集一身的人,你是吗?”穆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满脸嫌弃道:“腿粗腰肥,胸幼小,连场子里的小姐都不如,本少对你不感兴趣!”

  穆风话一出,众人哄堂大笑,乔晚晚双手环胸不屑地瞥了戚水柔一眼:“不自量力。”

  “宋小姐,我想跟你谈!”穆风笑着转向宋瑾伊。

  这话出口,就直接奠定了结果。

  研发部的众人一阵欢呼:“天哪,宋首席也太棒了吧!”

  “哈哈哈,某些人还自不量力地装蒜,以为自己有那个资格跟宋首席斗呢!”

  “有的人死乞白赖的讨好人家穆少,穆少根本不搭理,而宋首席只是站在这里,就能代表JK集团的牌面。”

  “……”

  戚水柔脸上血色全无,本就被打击得体无完肤,此刻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是彻底的尊严扫地。

  “晚晚,带穆少去会议室休息,我一会儿就到。”宋瑾伊对着乔晚晚说了一句。

  闻言,穆风脸上又露出了一抹迷人的笑容,他冲宋瑾伊挑了挑眉,启口道:“我在会议室里等你哦。”

  宋瑾伊冷睨了他一眼,那一眼像是在警告:胆子这么大?敢调戏我?

  穆风吓得一颤,猛地想到要是被顾锦城看到会有什么后果,只觉得脖子发凉。

  “你,你慢慢来,我不急,不急呵呵呵……”

  他说着假笑着挥了挥手,灰溜溜地跟着乔晚晚离开。

  周围的女生皆为穆风的笑容陶醉,穆风离开后宋瑾伊的脸色便冷了下来。

  她双手环胸,昂首挺胸的朝着戚水柔走过去,瞳眸中寒意逼人:“戚水柔,原本只要你足够安分我不会跟你计较,可是既然你执意要跟我作对,那么接下来的日子我会让你看到我是如何一步一步的夺走你手中的权力。”

  说罢宋瑾伊就转身离开了,她之前不屑于和戚水柔计较并不代表着自己怕了她!

  这一次她绝不会退缩!

  戚水柔双腿发软地跌坐回椅子上,心中充满了愤怒和屈辱。

  宋瑾伊来到会议室,刚刚关上门的那一刻,穆风就没了正形:“我一直听说嫂子虐渣打脸的功夫一绝,刚刚一看果然名不虚传。”

  嫂子?乔晚晚猝不及防的的又被灌了一碗狗粮,若不是因为顾锦城把宋瑾伊放在心尖上宠着,一会生活在云端的穆风又怎么会对宋瑾伊这么的殷勤?

  宋瑾伊没心思和穆风打花腔,直接问道:“是顾锦城让你的过来的吗?”

  穆风闻言立即整理了一下西装外套,正经端坐道:“当然不是,本少是来谈生意的。”

  他当然不能告诉宋瑾伊,这整个JK早就在顾锦城的掌控下了。

  但不出三秒,穆风就原形毕露了,俊逸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挑眉八卦道:“不过嫂子每天都这么想念锦城的吗?”

  听到他这么说,宋瑾伊的脸颊顿时就泛起了红晕,反驳道:“我才没有想他!”

  解释就是掩饰,瞧着宋瑾伊的样子,穆风偷笑道:“嫂子放心,回头我一定会告诉锦城,你在上班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想他的。”

  宋瑾伊臊得不想再继续顾锦城的话题,蹙了蹙眉说:“穆少,若不是来谈生意的话就请回吧,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忙!”

  看着宋瑾伊不苟言笑,冷言下逐客令的样子,穆风也不敢在继续油腔滑调了,忙双手合十放在胸腔,一脸诚恳道:“别别别,嫂子我真的是来谈生意的。”

  见宋瑾伊不说话,穆风赶紧说:“就是我刚刚说的酒吧香水的事情,这次的活动很重要,如果能让那群名媛们满意,搞不好也是为嫂子你的生意做推广呢!”

  宋瑾伊为难道:“可是现在我手上还有龙祥世香和苏氏的项目,恐怕……”

  “没关系,我可以等。”眼看着宋瑾伊要拒绝,穆风连忙开口说道,“等你忙完苏氏的项目在开始也不迟。”

  其实穆风是从顾氏来的,他奉顾锦城的命令,盯紧苏墨霖,不准他靠近宋瑾伊。

  穆风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截断苏墨霖和宋瑾伊合作的机会,没了合作的关系他没有理由再来找找宋瑾伊了。

  宋瑾伊看着穆风半天都没有作出决定,穆风和顾锦城关系密切,她如果拒绝是不是太不给顾锦城面子了?

  不对,她干嘛要那么在意顾锦城的想法?!

  宋瑾伊刚要开口,就被乔晚晚抢了话:“穆少是自己人,我们怎么会拒绝你呢!”

  “晚晚,我………”

  知宋瑾伊者,乔晚晚也。

  单单一个眼神乔晚晚便知道宋瑾伊心里在想什么了,旋即开口道:“苏氏项目后续的事情交给我就好,你全心全意的投入到穆少的项目中。”

  见宋瑾伊脸色不改,乔晚晚又继续说道:“再说了,刚才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戚水柔的脸,让她颜面尽失,她一定会怀恨在心,有穆少撑腰也不怕她伺机报复。”

  如此,宋瑾伊也不再回绝,她最终还是答应了穆风的合作。

  穆风欣喜,更对站在宋瑾伊身后的乔晚晚刮目相看,没想到她三言两语间就能让宋瑾伊改变心意,倒是一个有趣值得深究的女人。

  穆风担心夜长梦多,当天便和宋瑾伊签订了合同。

  由于检测部那边临时出现了问题,宋瑾伊要赶去解决,最后是乔晚晚送穆风离开的。

  乔晚晚和穆风肩并肩走出公司,她微微一笑道:“穆少路上小心。”

  “今天谢谢你了。”穆风身影倚着豪车道。

  “穆少这么做也是为了给顾老板和瑾伊创造更多相处的机会,咱们目标一致,穆少不必客气。”乔晚晚微微一笑道,她知道那天宋瑾伊收下的花是顾锦城送的,打趣道,“顾老板终于守不住阵脚了。”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穆风笑道:“当初锦城为了解决你们的困境,暗中命苏氏将项目交给宋瑾伊,没想到竟是引狼入室,给自己招来了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