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小只探头探脑的躲在楼梯上,直到书房门关上,他们才蹑手蹑脚的真正上楼去了。

  小希关上房门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掏出手机给莫昀寒打电话。

  妈咪有好消息,当然第一个得告诉最疼他们三个的表舅了。

  莫昀寒和沈诺正在餐厅里面吃饭约会,周围气氛很不错,但是莫昀寒的心情却不是太好。

  明明应该浓情蜜意,但是心里却空空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不好吃吗?”沈诺问道。

  “不会。”莫昀寒立刻将一小块牛排放入口中。

  “阿寒,酒店真的一点都不方便。要是能够有个家就好了,现在的我,感觉就像是没有根的浮萍。”沈诺说的随意,可分明又觉得话外有话。

  莫昀寒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正好有电话过来,他便借口接电话暂时离开了席面。

  沈诺目送莫昀寒离开,捏着刀叉的手却显得特别用力,这表明了她没心并不如表面那么平静。

  “寒寒,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妈咪和韩叔叔已经正式开始交往了。今天韩叔叔更是当着众人的面承认我们是他的孩子了。这下子我和安安都有爹地了。再也没有人敢说我们是没爹的孩子了。”小希兴奋的说道。

  安安抢过手机,补充道:“妈咪就差一个求婚了。寒寒,你不是韩叔叔的死党吗?这事情你得催促着点,别让女生等太久,不然你们就都不是好男人了,知道吗?”

  莫昀寒笑了起来:“听起来我错过了很多事情,是你们促成了他们?”

  “那当然,我们功不可没。”小希得意的说道。

  “寒寒,你也抓紧点,虽然我们不喜欢你那个女朋友,可是呢我们也不想让你孤独终老,你就随便找个人将就一下吧。”安安“语重心长”的说道。

  挂了电话,莫昀寒有些哭笑不得。

  “什么叫做将就?要是我能将就,我当初还……”

  这话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是啊,说到将就,当初他是不肯将就,可现在他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面前了,可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心里很不舒服?

  总觉得自己正在失去什么。

  莫昀寒拍了下脑门说道:“我真是想太多了。”

  沈诺看到莫昀寒回来,立刻冲着他微笑。

  两个人吃饭吃到一半,沈诺放下了刀叉。

  “阿寒,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

  “什么事情?你说就是了。”莫昀寒本就没胃口,干脆也就不吃了。

  沈诺伸手抓住了莫昀寒的手:“我最近感到很不安。阿寒,我只有你了,你不会离开我对不对?”

  “说什么傻话,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会对你负责。”

  “你对我只是要负责吗?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你也会为了责任就和对方在一起吗?”沈诺问道。

  莫昀寒一愣,这个问题他还真的没想过,更不知道怎么回答。

  沈诺突然给自己到了一大杯红酒,仰着脖子就灌了下去。

  “你这是做什么?”等莫昀寒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沈诺喝掉这么多红酒,脸上就出现了几分红晕。

  “阿寒,我有点头晕。”沈诺带着醉意说道。

  “谁让你喝这么多了?”莫昀寒起身将沈诺扶着离开了包间。

  沈诺一直都依偎在莫昀寒的怀里,两个人因为走路有了更多的肢体接触。

  莫昀寒心里装着事情,压根就没胡思乱想,等把人送回房间,他就准备离开了。

  沈诺在莫昀寒给她盖被子的时候,伸出双手勾住了莫昀寒的脖子。

  莫昀寒重心不稳和沈诺的唇碰到了一起。

  本以为这会是让他很高兴的一件事情,他心目中的女神终于和他接吻了不是吗?

  可当唇碰到唇的一瞬间,根本就不是莫昀寒想要的那种感觉。

  他在对方准备加深这个吻的时候,突然推开了她。

  看着眼神迷离充满魅力的沈诺,莫昀寒只觉得陌生。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明明他知道那天晚上自己是和沈诺发生了关系,可是为什么自己的身体对沈诺的碰触如此抗拒。

  就像是……像是那天晚上和他在一起的女人根本不是沈诺。

  可他身边熟悉的女性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如今回国的除了沈诺不可能还有第二个。

  莫昀寒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了沈诺处。

  等到关门声传来,原本还醉着的沈诺却突然坐起身。

  她眼神清明,根本就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

  “可恶!事情不该是这样的。”沈诺一拳头砸在了柔软的床面上。

  沈诺盯着玻璃隔墙上面映照出的自己的模样,居然是面目扭曲。

  这些天她一直都企图和莫昀寒关系更进一步,可是每次她想做点什么的时候,莫昀寒总是借口有事躲避她的靠近。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莫昀寒,你逃不掉的。我一定要牢牢的拴住你,让你离不开我。”沈诺下床走到玻璃隔墙前,伸手拍在了玻璃上,似乎是在对玻璃上自己的倒影说话。

  慕欣欣这几天的日子可以算是过的非常滋润,要不怎么说被爱情浇灌的女人,就如同喝饱水的花朵,娇嫩而美丽。

  韩亦辰每天中午无论多忙,都会过来陪慕欣欣吃饭,根本不用说早上晚上风雨无助的接送。

  这些都被医院的人看在眼里,一开始是有人说了几句闲话,只是韩大总裁貌似出手了一次,这之后就再也没人敢随便议论韩亦辰和慕欣欣的事情。

  就算议论,估计也只敢在心里,否则就得做好和韩大总裁为敌的心理准备。

  “苏念,我们谈谈。”

  慕欣欣才从病房出来,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

  在那一瞬间,慕欣欣差点给对方来个过肩摔。

  对方像是料到了慕欣欣的意图,松开手后退了两步躲开了慕欣欣的攻击。

  “是你。你来做什么?我以为我们没什么好聊的。”慕欣欣不耐的说道。

  夏景南笑着说道:“小美人,几天不见,你的脾气见长。都是韩亦辰惯的吧。”

  “你到底要干什么?”

  “不是你让我调查赤炎的事情吗?我有消息了,你就不想知道坚冰在什么地方?”夏景南很懂得抓住慕欣欣的弱点,让她无法拒绝和他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