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这事儿是我交友不慎,我知道给家里还有公司造成了损失,可现在还不是罚我的时候,您让我去把这事儿解决了,查清楚,到时候不用您说,我自己来领罚。”

  白薇檬抬头看着白先生的背影,越发觉得自己不孝,不能让他再来帮自己收拾烂摊子了。

  白先生背对着白薇檬,两手背着,叹了口气,慢慢转过身,

  “丫头,你是我女儿,我最了解,我知道这事儿是人家要栽赃你,你受伤,我比谁都心疼,可正因为你是我女儿,所以你该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双眼睛盯着你,我能给你平台,但不能给你那么多的自由。”

  “爸,我明白,是我不够谨慎给人留了可乘之机。这事儿我能解决,我自己犯得事,我要学着自己去解决,也请您放心。”

  “……”白先生犹豫了一下,看向白薇檬的眼睛,“罢了,你也长大了,要怎么做,你自己去衡量吧,都出去吧。”

  “谢谢爸。”白薇檬撑着站起来,白浩森和欧阳瑞泽赶紧去把白薇檬扶起来,几个人出去带上了门。

  “王海,帮我看着点丫头。”

  “知道。”

  “就知道你舍不得让丫头一个人面对。”于大爷看着白先生笑了起来。

  “那也是你干闺女,就知道说风凉话。”

  “怎么会,我这是有自信,清者自清,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错不了。”

  白薇檬跟几个哥哥交代了这件事谁也不许插手,赶紧散了回去休息,几个人一副放心不下的样子,白薇檬只好说自己累了然后回了房间,她知道这几个人一看她睡觉去了,肯定会消停。

  当着几个哥哥的面都不敢开手机,消息已经99+,和室友的群已经炸了,上了微博,就看见私信也都炸了,有人翻出了胡雨桐的微博。

  她自从知道彭易鑫和胡雨桐在一起过,就取关了胡雨桐,再去看才发现胡雨桐老早之前就已经在微博上诉苦了,白薇檬反应过来这就是个局,自己的微博已经沦陷了,很多人都在骂。

  白薇檬没有删聊天记录的习惯,好好整理了和彭易鑫还有胡雨桐以前的聊天记录,全部截下来,按着没发,留着釜底抽薪用。

  又问白浩森有没有之前胡雨桐跟他的聊天记录,白浩森说还剩一点,不全,白薇檬让白浩森挑些有用的截下来。

  室友们又去微博上发声表示白薇檬是被冤枉的,白薇檬也没想到还有很多同学也都力挺了她。

  之前一个团队的学姐学长也在微博发了很多聊天记录证明了胡雨桐以前在小组里,就是来混日子混成绩,也就是那个时候和彭易鑫关系好才留下来了。

  学姐也是刚的很,直接怼了胡雨桐,每天游手好闲只知道巴结人又不做事,还说了白薇檬平时不管是对于打回来的稿子还是视频都没有半句怨言,力挺了白薇檬。

  白薇檬看着也是感动,发了朋友圈,让大家安心,也道了歉说没有时间一一回复消息,等事情平息再答谢。

  处理完这些,就接到了尹航帆的电话,

  “航哥,怎么样?”

  “这边正审着呢,机场只告了她扰乱公共秩序,警察只是罚了款,包也扣下了,但不能问什么,放不放石头是她的自由,没有办法。”

  “让她走,跟着看看到底是谁让她这么干的,这两天她不会露面,也可能直接躲起来,得辛苦你的人多跟几天。”

  “放心吧。”

  “还有航哥,后面有什么消息直接跟我说,不用找我哥。”

  “行,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