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姿一听她这话,再看到她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二话不说直接把人抱走了怀里。

  知道她心里一直担心这件事情,连忙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她:“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这件事情我没有怪你,这不过是一场意外而已,我真的没有怪罪你的意思。”

  宋安易听她这么一说就更不了解了。

  “既然这样的话,黎姿,你告诉我,你到底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宋安易不管怎么样,今天非要得到一个结果。

  “黎姿,你有什么心事可以直接说出来,不要一直藏在心里,这样的话,你会觉得难受,我们也会担心的,有什么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解决。”

  宋安易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

  黎姿这会儿子终于发自内心地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也不是什么其他的,就是我的病,我想你也知道我现在身体这个情况;这个病本来就是不稳定的,长期反反复复发作只要一天没有治愈,这个病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我随时都可能因为心脏病去世,我不想连累宋安良。”

  黎姿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里闪过一丝落寞的神色。

  “自从哥哥的事情发生以后,我就明白,死了的人或许感觉不到什么,但是留下来的人是最痛苦的,我这么爱他,怎么忍心让他痛苦呢?”

  黎姿说着说着,到后面没有忍住眼泪,直接落了下来。

  她捂住自己的胸口,眼底闪过一丝悲痛的神色。

  她多么希望自己没有得到这样的心脏病,或许这样的话,她早已收获她的幸福了。

  而且在不远处,宋安良一直蹲守在那边。

  因为他也一直好奇为什么黎姿不愿意嫁给自己,得知这个消息后,他沉默了好一会儿。

  过了没一会儿,他的眼里也闪过一丝泪花。

  “黎姿,你不要总有往坏的想,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而且你的病也有好转的迹象,说不定等到以后你就会变成一个正常人的,你要往好的方向去想呀。”

  宋安易一边安慰她,一边为她构造一个美好的蓝图。

  黎姿明白宋安易的好意,心里十分感动,还是摇了摇头。

  “安易,我明白你的好意,可是我现在真的无法接受,我也希望你能够尊重我的选择,我觉得这样挺好的,能过一天就过一天,若是要我背负承诺,我反而做不到。”

  黎姿说到这里,也有些叹息。

  事已至此,宋安易的话题戛然而止,也不再多说了。

  “我明白了,黎姿,我理解你的想法,那好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你答应我,每天都开开心心的就好了,我也并没有什么想要强迫你的想法,我只是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宋安易说完以后,又摸了摸她的脑袋,那样子好似真的把她当做一个小妹妹对待。

  黎姿得到了理解,心里自然高兴,连忙对着她点了点头:“谢谢你,安易,只要你能够理解我就好了。”

  那个人又聊了好一会儿以后,黎姿突然来了作曲的灵感,就打算离开。

  宋安易借口自己还有一些要整理的东西,没有陪她一起去。

  但是等人离开以后,她却把目光放到了不远处的一个小角落上。

  “好了,安良,你出来吧,你看看你自己一个大男孩都哭成什么样子了,要不是人家黎姿走得快,说不定你的哭声都要被她听到了。”

  宋安易忍不住吐槽了几句,心里面又是心疼又是无奈,好歹是自己的弟弟,听到那样的事情也会伤心。

  宋安易看他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那些训斥的话也说不出来了,招了招手把人喊了过来。

  “刚才黎姿说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宋安易也不多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问了一句。

  宋安良点了点头,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角,却发现依旧有泪痕。

  “那你打算怎么办,宋安良,你告诉姐,你听到了那些话以后,你是怎么想的?”宋安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心忍不住悬了一秒。

  宋安良这是沉默的片刻,立马给了她答案:“姐,我是不会放弃的,不管以什么身份陪在她身边,就算不结婚也没什么关系,只要她高兴就好了。”

  宋安易听到这个答案以后,心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你能这么想很好,我是怕你坚持不下去,如果坚持不下去的话,要记得长痛不如短痛。”宋安易也算是为了他们两人尽心竭力了,长痛不如短痛的话至少给他们两人的打击小一点。

  宋安良这时候的态度却十分肯定:“姐,你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辜负黎姿的,我愿意等她,不管花费多少时间。”

  宋安良给你满满的都是坚决的决心。

  宋安易恍惚间看到她的眼神如此,忍不住有些惊讶。

  不知道什么时候,当初那个大男孩已经长成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了。

  也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

  就因为如此,宋安易也觉得他能够承担的起责任了。

  “说的好,姐相信你,这种事情你自己做决定,你已经长大了,你要陪在她的身边,姐没有意见,但是要记住你说的话,千万不能辜负她。”宋安易再三叮嘱了好几遍,不管怎么样,她都不希望自己的弟弟成为一个负心汉。

  宋安良点点头,眼里满是信心。

  “你会不会怪姐?”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宋安易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宋安良歪了一下头,表示有些不理解。

  “我本来是想帮你劝黎姿的,结果什么都没劝到,而且还劝你去照顾她,姐是不是很没用啊。”

  宋安易说到这里,情绪有些低落,作为姐,她连弟弟的终身大事都不能帮忙。

  宋安良一看立马就着急了,连忙把人抱进了怀里。

  “没有,姐,你不要胡思乱想,你是全天下最好的姐了,像这样的事情要看她自己的意愿,我只知道她心里爱我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