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不知道我女儿究竟是为什么,竟然会看上你这个窝囊废,好了,我这一次来废话就不多说了再给我一支安眠药!”

  连卫国在一边说一边冲着沙发的方向走去,在坐下之后则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诉求,全然都没有在意过邓前程的心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在连卫国的心中邓前程只不过是自己,可以提供药物的一条途径罢了。

  从此这种连卫国根本就没有对于邓前程有过任何的改观,反倒是对于邓前程越来越觉得有一些反感。

  “伯父,我知道你对于我一向都是有意见的,但是我在上一次给你用安眠药的时候,就已经违反了医院的规定,如果要是这一次再私自给你抑制的话,你应该明白我以后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连卫国在听到邓前程如此的说话之后,心中也已经立刻明白,邓前程正是想要拒绝自己的请求,连卫国当然对于这一点心中极其的不乐意。

  自己能够和邓前程说话完全就是因为凭借着邓前程现在能够给自己的这些好处,若是这些好处都没有办法给自己的话,那么根本就没有任何浪费时间的必要。

  “你不要以为我在这件事情当中找过你几次,你自己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你也应该很明白我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若是你没有办法满足我这一点的话,后期你也别怪我,没有办法同意你和月儿之间的事情!”

  “你必然也要知道,凭借着我现在这样的身份,就算是你不来给我提供,只要是我花点钱,别人也可以随随便便的就给我,我这样和你说也只不过是为了可以让你和我们家连月儿有一种机会,让我看到你的真心!”

  连月儿其实在卧室里面一直都听着连卫国刚才所说的那些话,甚至还打开手机的录音,将那些话语全部都录了下来。

  从始至终连卫国对于他的儿女都是利用这一点连月儿的心里面无比的清楚,但是却没有想到,就算是在这一刻,连卫国的真面目已经被所有的儿女都已经清楚,依然还是死不悔改。

  邓前程在听到连卫国这么说之后,心里就算是排班的不行了,但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也只好慢慢的向着自己的柜子当中移动。

  “伯父,我真的特别想知道,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在之前的时候也听连月儿提起过,那个女孩是你的女儿呢…”

  邓前程一边装作找药的样子,一边漫不经心的说出了这番话,这一点则是让连卫国的心中更加的愤怒。

  “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管!”

  连卫国在走过去之后,立刻就将要抢了过来,转身就打算从连月儿的家中离开。

  而在听到门外的关门声之后,连月儿则是立刻就拨通了黎禹宸的电话。

  “我爸刚刚从我刚才给你发过的地址当中,离开你们务必一定要更好的,他刚才又拿了一支安眠药走,我猜他所要针对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人…”

  连月儿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将主治医生的地址交给了黎禹宸,若是这件事情没有办法将邓前程从这件事情当中摘出来的话,那么黎禹宸肯定会日后实施打击报复。

  但电话里面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办法说清楚的,只有见面之后黎禹宸才能够真正的理解主治医生,究竟是为什么这样做经管,并不是特别的正当,但连月儿依然希望黎禹宸能够原谅。

  当邓前程在回到卧室之后,就看到连卫国在和黎禹宸打电话的情形,内心则是惭愧不已,若是自己在当初的时候能够更加的坚挺一些,或许就不会有这样的麻烦了。

  “连翘那边若是没事还好,若是有事的话,你就等着为他收尸吧!”

  黎禹宸说完这番话之后,则是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连月儿的心里面在这一刻也只能够默默的祈祷着,黎禹宸能够尽快找到连翘。

  显然这件事情并不是他们可以轻易去解决的,在如今连月儿和邓前程他们两个人能够做的,就是尽量的为黎禹宸提供一些消息,或许这个样子能够让黎禹宸对于他们略微的有一些改观。

  “抱歉,这件事情我又给你添麻烦了呗,以为这样做对你好,但是却没有想到…”

  连月儿在听到邓前程这样说之后,则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语,两个人之间根本就没有必要在这些事情当中纠结对错,只能责怪连月儿到最后摊上了这样的一个爸爸。

  “如果要是他以后还会过来找你的话,你一定要将这件事情告诉黎禹宸,或许只有从他的身上我们才能够得知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了。”

  黎禹宸和欧阳端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敢从医院里面离开,生怕连翘会突然回到医院,更加害怕他们随随便便的走动,到最后连翘有消息之后他们也找不到。

  医院里的人才看到这么多人都会在酒狐病房很多病人,对于这一点都已经提出来了反对意见,但是那些医生和护士也只能够是耐心的安抚,谁也不敢在这件事情当中随便的多嘴。

  “老大老大终于有消息了!”

  小黑跌跌撞撞的从外面跑进来的时候,黎禹宸则是腾的一下就从床上站起。

  “究竟有什么消息了?赶紧说!”

  然后再将气喘匀之后,则是对于连卫国今天所做的事情做出了一个交代。

  谁也没有想到连卫国竟然会如此的心狠手辣,那一只安眠药竟然用在了连杨的身上,黎禹宸在听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心里面则是更加的悲哀。

  身为连卫国的儿女,注定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平平安安的度过。

  “那么连杨现在究竟去哪里了?”

  “老大,我们的人还在继续跟着,但是我感觉他们最后的目的地肯定会将小黄和连翘关在一起,我觉得是时候应该轮到我们上场了!”

  黎禹宸听到小黑这么说之后没有任何的迟疑,看到欧阳端也打算从床上站起来的时候,黎禹宸则是婉言拒绝了。

  “舅妈,你一个女人就不要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了,我实在是担心你会受到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