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宁嘉才发现自己正一手拿着气球,一手拿着打气筒,旁边女生还向自己招了招手,“发什么呆呢?累了?要不我来打气球,你去休息一下……”

   “啊没事,”条件反射般地摇摇头拒绝好意,也慢慢恢复了状态,“没事,我们继续吧,好像还差很多呢。”

   那天晚上之后,北之瑜虽说还是一副高贵王子生人勿近,令人生气模样,但对宁嘉的态度还是有了很大变化,不会再忽然阴阳怪气话里有话,不再时不时皱眉冷眼相待。

   假装无意和莫利提起,对方却笑宁嘉太过敏感:“虽然我和之瑜接触时间没有他和晓东那么久,但我觉得他一直是这样的啊,头脑好,家教好,样貌身材更是没话说,对人对事都有情有义,实在要我说个觉得不好的毛病,就是他容易让人觉得很难相处,会给人一种距离感……”

   “算是太过优秀的坏处?”宁嘉明白,相比与北之瑜相处更久,为人稳重的姜晓东,直爽的莫利给自己的答案其实是最准确的。

   “对,就这意思,不过这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优点吧!倒是小四你,不会到现在还怕他吧?”

   “谁怕他了!”

   嘴上说着不怕的宁嘉,却推脱了同北之瑜去图书馆学习的邀请,缺席了对方请室友一起聚餐的饭局……今天更是没有作为专业代表去参加商学院一周2次的研讨会,跑来帮杨梅同学布置圣诞晚会会场。

   “宁嘉!”不知不觉又有些发呆,忽然听到作为学生会文艺部部长杨梅站到舞台下叫自己,“过来一下!”

   “怎么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帮忙?帮什么忙啊,你不舒服就应该好好休息呀!”

   “我没有不舒服……”看着女生一脸担心,宁嘉也终于知道莫利为什么明明一位五大三粗的汉子,却总是一副体贴老妈的模样了:真是情人互补,越亲越像呢。

   想着想着,宁嘉忍不住笑了下。

   “哎呦你还笑,小七看你魂不守舍时而皱眉时而傻笑,都快担心死了,还特意跑来让我关心一下叫你去休息,你倒是没心没肺的啊?”

   “小七?”

   “和你一起打气球的妹子!你都不记得人家?”

   经过提醒,宁嘉才想起那个女生在和自己说过几句话之后,似乎就到别的地方去忙了,“原来是去找你了啊……”

   杨梅皱皱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啊,除了刚大一那会儿有和几个男生一起来往过,之后在班上都一直独来独往,要不是通过莫利又和你熟了些,不然我真以为你是仗着自己成绩好就拿鼻孔看人的怪胎呢!”

   “你关注我?”宁嘉在意的点不是差点被当成怪胎,而是也会有人从一开始就关注过他。

   “拜托,我是班长!三年了,能不知道你的一些事嘛!”杨梅扶额,好像有些打击,又不死心似的问道,“对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说话的时候吗?”

   宁嘉皱眉认真回想了一下,才记起个大概,“是有一次放暑假前,我向你打听A市哪里租房便宜?”

   “不是!你脑子里都记着一些什么呀?是我第一次开班会收高中档案,一圈人聊得好嗨,就你不说话,然后我就点名,‘宁嘉小帅哥,用家乡话做个自我介绍呗!’但是你没回我!没说话!害得我尴尬死了!”

   杨梅一口气说了好多,看来当时是真的被气到了。于是宁嘉也认真解释道,“因为我不知道怎么说家乡话,也长得不帅……”

   可是,不解释还好,这一下又几乎让杨梅气晕过去,“你可以用普通话介绍的呀!而且帅哥只是拉进关系的一个称谓!再说你哪里长得不好看了,你若是真的长得丑,让现在那些对你芳心暗许的姐妹们怎么办!你现在可是炙手可热啊,长点心吧,少年!”

   “什么帅哥?什么芳心暗许?”忽然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杨梅你想让我吃醋吗?”

   “不是!”杨梅一手拉住刚过来的莫利的手臂,一手气呼呼地指着宁嘉,有板有眼地进行控诉,宁嘉有些尴尬地对着莫利笑笑,正准备低头转身走开,不巧猛的撞上了来人。

   “走这么急,去哪?撞得我下巴疼死了……”这说话声一响起,宁嘉只得后悔:早知道就借口不舒服回去睡觉了!不对,和他也是一个寝室的……

   “对不起,”站直身体,宁嘉连忙道歉,只是眼睛都不敢看向北之瑜,心想:疼死你算了。

   “顾老师说你请假了,所以今天研讨会议室的值日卫生是我帮你做的,”北之瑜一边说着一边朝舞台走去,擦身而过的时候还故意踩了宁嘉一脚,逼迫他抬头看向自己,“你可得好好感谢我啊!”

   看着他笑容灿烂地踏上舞台,引起一片骚动,宁嘉只觉得又羞又气,“他来这儿干嘛?”

   “晚会那天之瑜好像是有个节目,要来排练一下。”

   “奇怪,”杨梅纳闷道,“他以前从来都不需要排练的啊?”

   宁嘉也有些纳闷:他居然也会参加这种无聊的晚会,而且还上台进行表演?

   “以前那些都是老师让他上台随便露两手的,毕竟来看的人也会多点……听晓东说,这次是他自己选的节目,所以可能想多花一点心思吧。”

   “这种大帅哥的心思猜不准啊!”杨梅摇摇头发出感慨,又扭头笑着拍了拍莫利的肩膀,“既然来了,就给我当苦力吧!”

  “遵命!”

  “那边那位小帅哥也别发呆了,你还是继续去打气球吧!”

   宁嘉楞楞地点点头,看着台上正和主持人对节目顺序的“大帅哥”,“真是奇怪的人,猜不准,看不透。”

   却也,令人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