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小长假之后的某天,秦博发现宁嘉没有一直戴着自己送的手链之后,就对这事很是介意,像小孩子闹脾气一样,一副你不哄我我闹别扭吵吵闹闹,誓不罢休的赖皮模样。

   宁嘉确实是因为戴着手链不方便打工,而且冬天碰到皮肤也很凉,不舒服,这才把这份礼物取下收起来的。

   不过现在看来,秦博才不管其中缘由,只是单纯想对宁嘉耍性子蹭吃蹭喝蹭陪玩。

   虽然知道他并没有真的生气,不过自己也的确了辜负朋友真心送出的礼物,宁嘉本着不亏待朋友的心,便答应期末考试之后请他去看电影吃火锅。

   Z大的期末考向来恐怖,是让大学城的各位不敢轻易尝试的秃顶之战。

   相对的,福利也很高,就说奖学金部分吧,平时成绩和表现加分都只占评定标准的40%,期末专业课拔高的考试成绩却占60%。

   另外,在新学期会有优秀老师带领做课外调研实践,还可以同考研党一起享受图书馆个人自习室的优先选择权……对于半工半读,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开始实习的宁嘉来说,这些都十分重要。

   这些秦博多少还是知道的,于是乖乖骑机车回了学校,等着宁嘉考完再联系自己。

   晚上在烤肉店一边刷洗盘子一边背公式备考的时候,忽然反应过来,北之瑜早在自己生日当天也送了一条手链,但是自己从没有带过。

   而且,在一些模糊不清的记忆片段里,他还问过那条手链的去向……

   「果然自己还是不太擅长人际交往啊。」

   宁嘉摇摇头继续刷盘子背公式,心想:还是努力打工赚钱,顺利度过期末大关,再考虑把两人一起补偿了吧。

   原本吵闹的男生寝室楼栋,如今在期末大关时期,也是格外安静,各个寝室都在挑灯夜读。

   估计也只有401的几位例外。

   莫利,还有半学期毕业,现阶段在准备创业,期末只要不挂科就可以了,所以他正在打游戏。

   姜晓东,向来热爱学习,成绩自然不在话下,也没有想法去争取奖学金,所以他正在和莫利一起打游戏。

   北之瑜,他倒是没有在打游戏,一如学霸之前在寝室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的事情——戴着耳机,阅读。

   只是这次有些许不一样,不是在听歌,而是在和人视频聊天。

   原本宁嘉还以为他在和女朋友说悄悄话,尽管有些纳闷他好半天才会出声回应对方一两个字……直到洗漱回来经过他的桌前,才余光瞥见视频那头的主角,是一位男生。

   而原本在阅读外文小说,懒得搭理视频里说个不停总是自嗨的北一琅,偶尔才头也不抬的机械敷衍着回应的北之瑜,突然从耳机里清楚的听到了一句,“这小子我见过,很害羞。”

   明明之前都不在意这家伙说的内容,听到这一句,却让北之瑜立马回头看了看:宁嘉正在自己侧身后准备爬上床铺,见到自己忽然看着他,不由得动作一顿,一双明亮的眼睛投出疑问。

   “没事。”北之瑜摇摇头,轻声回答道。

   “皮肤真是好白呀。”北一琅的声音却又在耳机里响起,语气颇具有玩味。

   北之瑜没由来的,忽然就觉得很生气,小说也看不下去了,把书签胡乱塞入之后就开始打字同对面的人聊天。

   另一边刚上床的宁嘉却很是纳闷:怎么了?刚刚为什么有点紧张又有点凶狠的盯着自己?

   自己一回来也没干什么,同在打游戏的两位室友进行了简单的打招呼之后,就直接去洗漱了,到刚刚为止都没有打扰到北之瑜啊。

   而且要说打扰的话,在门边吵闹打游戏的两位,才更为严重吧!宁嘉可是清楚的听到对面寝室的人在哭嚎“姜晓东你不借我书划笔记,还开外放打游戏,真的很过分啊!”

   难道是介意我没同他打招呼?

   不存在呀!王子大人在外明明都恨不得别人不认识他,不要靠近他的,在寝室平日里也不见他这般斤斤计较……除了睡觉方面。

   难道是介意自己偷看了他的视频界面?

   「难道那人是……」

   宁嘉赶紧停止胡思乱想,看了看在下面敲键盘打字的北之瑜,记单词的声音却不自觉地开始变小……

   北一琅故意卖着关子,就是不告诉北之瑜自己是怎么认识宁嘉的。其实,他一开始都压根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听北之瑜问起才知道他叫“宁嘉”。

   不知道北之瑜是碍于同那位宁嘉在同一个空间,不方便进行语音讲话,还是出于其他原因,他一直都是在打字对自己进行认真又带有恐吓性质的询问。

   但是北一琅是能够看得到他所有表情的,自然就看得出他的内心很在意,甚至有一点着急与担忧。

   “你都不告诉我他是哪个专业哪个班的,还想让我先坦白从宽?要不我就去学校问,直接找小可爱再玩一次好了……”视频里的北一琅摸了摸嘴唇,歪嘴笑着,一副逍遥浪子的模样。

   「你敢来。」

   “你不放心的话,就带他一起来找我玩嘛,反正你们快放寒假了吧!到时候我请客!顺便告诉你,我和他的经过细节~”北一琅盯着自己看惯了的扑克脸,注意到他皱起了眉头,还继续坏笑道,“而且我真的好久没有见到你的真面目了呀,小外甥~”

   大三学生的期末考试安排分散在周一周二周四,大一的学弟学妹们考完准备回家的时候,宁嘉也完成最为重要的专业考试,只剩下最后一门考试。

   在期末关口,烤肉店的生意反而变得越来越好,宁嘉在专业考试结束后,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就连刷盘子和拖地的速度都变更快了,忙忙碌碌却也还是觉得轻松,状态刚刚好。

   看到有新客人入座,宁嘉立马拿起菜单,面带微笑地走了过去,没想到见到是有些熟悉的面容……

   “好久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