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逐渐响起平稳的呼吸声,北之瑜仰起头查看确认宁嘉已经步入梦乡,无声地笑了笑。

  不知怎么,当听到宁嘉说他和秦博有了温泉之旅,心里的失落感比之前那会儿又加重了一些。

  「还有秦叔叔给他看的相册,他留意记住了自己穿校服时期的照片,那么他会看到李可的可能性很大……」

  毕竟,根据秦博的性格,以及他并不明确知道真相的情况,他不会把李可消除在自己的记忆里,而叔叔阿姨也不会特意对这些照片做隐藏或处理。

  北之瑜不知道宁嘉对他们的事情知道了解多少,但他清楚宁嘉的性子即使察觉出什么,也一定不会主动提及或打听。

  也不知道秦博一直以来都同宁嘉说了些什么,又做了些什么,但他能感受得到秦博对宁嘉的特殊照顾。只是,是出于单纯地喜欢这个人,还是因为李可的缘故,具体就不清楚了……

  关于朋友的感情问题,作为旁人,实在不好插手处理或说三道四,照北之瑜的性子,他也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但是,他不想兄弟秦博作出鲁莽的决定,也不想让宁嘉无辜受到伤害。

  「下次见面需要聊聊这事了,而且那个真相也该让秦博知道了。」

  同样坐了很久的车,又熬夜了的两人都睡得很沉,第二天还是被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吵醒的——北之珊催问自家弟弟怎么还不回家准备寒假旅行。

  一起洗漱的时候,北之瑜才想起宁嘉昨晚是专门回来拿行李的,“你今天回家吗?寒假有什么安排?”

  “我不回家,呜啊,舒服,”宁嘉把盖在脸上敷着的热毛巾取下来,才慢慢睁开清明透亮的眼睛看向北之瑜,“要打工。”

  北之瑜点点头表示了解,又状似不经意地提起外派实习的事,提醒宁嘉到时候可以留意通知并争取一下名额。

  “这种好事你怎么知道的?还提前告诉我?”

  许久不见宁嘉戒备的模样,北之瑜想到昨晚自己赶车挨饿的缘由,无奈地笑了,“我听顾老师说的,谁叫你之前总是缺席年级会议……”

  “额,好吧,”宁嘉也想起自己总是忙打工而请假缺席,还有之后故意躲避态度反常的北之瑜的那段时间,一下子有了羞愧之心,“那个啊,之前说好请你吃饭的,一直没能对上优秀的北之瑜同学的繁忙行程,那请问,我今天可以有机会邀请你吗?”

  “当然可以。”

  昨晚的雪下得不是很大,现在路面上已经化得只有薄薄一层了,不过气温却变低了不少。

  两人裹紧羽绒服带着各自的行李,也没有走很远,就在校门南门口一家粉面馆,吃了两碗冒热气的粉和一份饺子之后,就往相反的方向离开了。

  “开学见。”

  “再见。”

  宁嘉坐在公车上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用手机查看着面试地点的位置,搜索着周边的租房信息。

  另一边,北之瑜在开车等红绿灯的间隙,又拿起水瓶喝了几口,粉面馆的东西油味盐味太重了,总让他觉得不太舒服。

  他向来不喜欢也不习惯吃路边摊或街边小店的东西,很多时候的街边撸串活动,他要么是真没时间就直接缺席,要么是去了也只喝水聊天。

  可刚刚在那家小店,他和宁嘉面对面坐着的时候,却吃得很开心。即使现在觉得有些不舒服,但当时是真心觉得美味又满足的。

  昨晚的煎饼果子也是如此。

  他没有过多询问宁嘉的打工安排,更没有提及或邀请他一起去旅行。

  因为只是一个好心的建议,都能让他马上变成炸毛警备的状态,再加之自己以前一段时间不理智的误会与偏见,已经在他心里造成隔阂与不快,怎么能再去打击他的自尊心。

  即使真的本意,是无意也无心伤害。

  北之瑜从不介意宁嘉时不时的客气,他理解宁嘉保护自我的戒备与敏感,欣赏他的善良与坚强不屈……但他更喜欢,也更希望看到宁嘉自信开心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