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雨萱的话让安雨潇感到了一丝不安。“你等下,我看下稿件。”安雨潇从包里拿出稿件。天,这居然是一份复印件!难道每个人拿到的稿件都是一模一样的吗?再一看内容,是讲人生的意义的。有哪家公司会需要这类的稿件呢?安雨潇被惊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这真的是个骗局?

  她开始回想在大厦里发生的一切。前台态度冷淡,并且没有让自己填写面试登记表。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还一直在玩电脑。如果是家正规的公司,面试官应该不会一边面试,一边玩电脑的吧。

  “姐,你说得对。我是遇上骗子了!我该怎么办哪?800元就这么没了。”安雨潇大脑一片空白,急得快哭出来了。

  傻妹妹,早就和你说过遇到要交押金的公司,不管工资开多高,都不能相信。这下掉坑里了吧?哎。安雨萱心里虽然这么想,但嘴上却说:“潇潇,你先冷静下来。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再伤心也没用了,现在要想一想有什么办法可以挽回损失”。

  “什么?挽回损失?你在开玩笑吗?钱都被骗子骗走了,还能让他们还给我?”安雨潇全身颤抖着,歇斯底里地哭喊道。

  安雨萱沉吟片刻,说:“你找几个和你交情比较好的男生,让他们帮帮忙,你带他们一起去那家公司,把钱要回来。”

  这能行得通吗?可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了。“我试试吧。”

  找交情比较好的男生,自己能找谁呢?叶枫和自己关系一向不错,可惜远水救不了近火。自己也不想因为一件小事麻烦他从n京特地赶来。想来想去,也只能找肖然帮忙了。安雨潇拿起手机,拨通了肖然的电话。

  肖然正在画画,手机突然响了。安雨潇很少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这次是有什么事吗?“肖然,我是安雨潇。有件事得麻烦你了......”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居然被骗了这么多钱。是现在就去吗?我收拾一下,我们在校门口会合吧。”

  校门口,安雨潇正焦急地朝这边张望,远远看到肖然来了,忙跑过去。“你来了,我们赶紧走吧。”安雨潇恨不能立刻飞到那间办公室里,劈头盖脸地将那个骗子骂一顿。

  肖然点点头,两人向地铁站走去。一路上,安雨潇都愁眉苦脸的,肖然想安慰她几句,又觉得说什么都不合适,索性沉默。

  下了地铁,在去那幢大楼的路上,安雨潇又看到了那家公安局。这家公安局距离那幢大楼只有两百米。一个念头在安雨潇的脑海里闪过,“我们先去报个案吧,说不定警察可以帮到我们。”

  “也好。”肖然也觉得是个好办法。

  安雨潇满怀希望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可警察的话却像一盆冷水将她从头浇到脚:“案件情况不属于刑法范围,不归我们这边管。而且他们给你开了押金单,还和你签了协议,盖了公章,证明是合法的。你还是去工商局问问吧。”

  这不明摆着踢皮球吗?安雨潇怒火中烧:“距离你们这么近,你们都不管吗?你去网上看看,好多人都被这家公司骗了!”

  “网上的言论不要轻易相信,有些人喜欢在网上诋毁公司的。”警察慢条斯理地说着。

  “你不相信网上的言论,那距离这么近,你们亲自去查一查这家公司,不就知道到底是不是骗子了?”

  “总之,这件事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畴。得找工商局。”

  呵,这是摆明了不想管。也是,自己只是个学生,没钱没势,谁会帮忙呢?安雨潇心中气极,却又无可奈何。

  “算了,警察靠不住,那我们自己去把钱要回来吧。”安雨潇气呼呼地走出了公安局的大门。

  再次站到大楼前,安雨潇却紧张起来。“你说,我们上去要钱,还能下得来吗?”

  “放心吧,有我在呢。”肖然自信满满。

  肖然和安雨潇刚走进办公室,前台姑娘便一脸警觉,问道:“你们是来干嘛的?”安雨潇正想质问她,就感觉到有人拉了拉自己的衣服。她回头,看到肖然使了个眼色。

  肖然上前一步:“最近学习任务加重了,所以她没有时间做这份兼职了,之前说如果不做这份兼职,会退还押金。”

  “你们稍等下,我打个电话问下财务。”前台心知不妙,转身回到座位。“你们到25楼,带上押金单,会有人处理这件事的。”

  电梯里,安雨潇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上了25楼,不会有一群打手在候着我们吧?”

  肖然倒是淡定:“别担心,既然他们肯处理这件事,说明不会来硬的。”

  “嗯。”安雨潇盯着电梯里显示的楼层数,心里越发紧张。

  到了25楼,一个男的带他们进了一个办公室,看上去年龄不到30岁,从面相上看,不像是坏人。

  “我们不打算做这份兼职了,今天是来拿回押金的。这是押金单和兼职协议。”

  那人笑笑,说:“我们这边是不退还押金的,其实既然你们都找上门来了,就应该知道了我们这边的真实情况。”

  “你!”安雨潇真想破口大骂。“冷静,我来处理就行。”肖然小声说道。

  安雨潇知趣地退到一旁。

  “你也是外地来上海打工的吧?在上海赚钱不容易吧?我们只是学生,800元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月的生活费。你看,一个小姑娘来到上海,多不容易,当时她找到我的时候,眼睛都哭肿了。挣钱的渠道那么多,何必非要一个小姑娘的钱呢?我们今天来,也是希望能和你们好好谈一谈,让事情得到比较好的处理。”肖然的语气不重,但言语间却透露出一种气场。

  那人歪着头想了会儿,突然问道:“你有拿到我们这边打给你的100元吗?”

  “什么100元?我还没有开始做这份兼职。”安雨潇被问糊涂了。

  “哦,这样啊,那还好办些,如果你已经完成一份稿件,我们会把100元打到你银行账户上,但之后不会再给你一分钱。而且一旦付了100元,押金我们是一分钱都不退的。所幸你还没有开始做这份兼职,我去帮说一说,还能退一部分钱给你们,但800元是不可能全部退的,最多退400元。”

  “什么?!才400元?”安雨潇瞪大了双眼。

  “500吧,大家各让一步,她这个月的生活费就指望这笔钱呢。我看你也算个实在人,就当是帮帮忙吧。”肖然努力周旋。

  一时间,房间里很安静,只听得到呼吸声。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人重重地叹了口气:“唉,好吧。我去找财务拿钱,你们稍等。”

  “应该不是骗我们的吧?他会不会趁机溜掉?”安雨潇不放心。

  肖然一脸笃定:“不会的,如果他要溜掉,不会等到现在。”

  果然,不一会儿,那人就回来了,他将500元递给安雨潇。安雨潇紧紧地攥着这500元,生怕这钱会长了腿跑掉。

  走出大楼,安雨潇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汗水沾湿了。“没事了,就是没帮你要回全部的钱。”肖然有些内疚。

  “要不是你帮忙,我连一分钱都要不回来呢。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得请你吃饭。”

  “不用了,你不是正愁没钱报培训班吗?请我吃饭又要花钱,等你有钱了再请我吧。”肖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你这次损失了300,报培训班的钱我可以先借你。”

  “不需要,我不喜欢麻烦别人,我自己会想办法的。”安雨潇从不喜欢欠别人的钱,这会让她有负罪感。

  别人,自己在她心里也是别人吗?上次她很高兴地收下了自己的礼物,难道她真的不明白那幅画的含义?还是说她有意要和自己划清界限?肖然的大脑一片混乱。

  “到学校了,今天真的是太谢谢你了。你赶紧回教室画画吧。”

  已经到学校了吗?肖然这才回过神。看着安雨潇,肖然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嗯,雨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