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安保室的大门,我乐滋滋的往大厅走去。结果就在我原来坐着的沙发前,站着一位穿着旗袍的女子。

  女子媚而不妖,有些嗔怒的看着我。远远看着有些眼熟,待我走近一瞧,竟是罗娘。

  “罗娘...”

  “胡九呢?”

  她张口和我要人,我哑然。

  不知为何,在她面前我总有种心虚的感觉,好像胡九一个好端端的小伙子被我带入歧途似的。或许,见到他们狐族的人,我都是这般的愧疚感吧。

  我指了指后面的安保室,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往我来的方向走去。

  惹祸了?

  我坐在座位上不停的反思,直到胡九归来。

  他依旧是那副我行我素的样子,走起路来风风火火。我起身迎他,他身上倒是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伤痕,想必孙少爷那些人也伤不到他。

  “你看到罗娘了吗?”

  他点点头,随后抄起我的背包拽着我往外走。他走的飞快,拽的我一个趔趄。好不容易赶上他步伐的节奏,他在车里气汹汹的发动着车子。

  发动机嗷呜的叫着,一股子浓烟从尾气管里冒出来。我扶着把手很是心疼,这可是咱们店里除了房子最贵的资产了,得珍惜!

  “罗娘和你说什么了吗?”

  我摇头!

  听到这儿,胡九好似松了一口气,接下来换挡踩油门的动作就轻多了。我也放心的把手从扶手上放下来,安心的看着城市道路两旁的夜景。

  “九爷,您说我这么招妖鬼惦记,总靠你们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你也不能总是贴身24小时的保护我,不如...你教我一些防身的本领吧!”

  我说的自然不是护身符这类小物件,像黑爷给我收拾妖鬼的药水我早就装在防狼喷雾的瓶子里了。

  我指的是...一些术法!

  对付人,多吉可以教我散打,我自己可以勤学苦练。就像今天,这过肩摔让我应用的也挺好。就算是一群人围上来,我要是拼起命来也能撑到仙堂的人过来救我。

  可若是换做一群妖魔鬼怪呢?估计这就自身难保了。

  “你想学什么?”

  没想到胡九这般好说话,他手握着方向盘目不转睛,语气不像是开玩笑。

  我仔细考虑了下,乾坤大挪移?大力金刚掌?还是辟邪剑谱?好像都不太对,我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知道有哪些术法?

  “就是遇到一群妖魔鬼怪我能全身而退的那种!”

  胡九重复了几遍“全身而退”,随后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当晚回去洗漱完之后,他敲响我的房门递给我一本发黄的小册子,让我好好揣摩一下。

  我当时心情激动的差点儿要跳起来,我竟然守着这么大的一个宝藏却不自知。

  我要是不主动求学,不知错过了多少。

  “阿娘,这是什么?”

  小酒不知道从哪飘了过来,他浮在半空中盯着那本小册子,我捂在胸口不让他看。

  “这是武林秘籍!以后等阿娘金盆洗手,退了这武林盟主之位,这就作为阵派之宝传给你!”

  小酒开心的给自己鼓掌,就连旁边的妞妞也跟着手舞足蹈起来。

  我趴在床上小心的翻开第一页...

  嗯...

  是一副人体穴位图!

  我一个文科生,初中学习生物的时候连被子和孢子植物都分不清楚,这种人体穴位图,简直是难为我了。索性这一页就掠过去,直接看文字吧。

  引言部分应该是说这部书的神奇之处,只是文字已经拗口再加上是竖版繁体没标点,我断句都有些费劲。还是再往后翻翻看吧...

  到了正文部分,我脑袋嗡的一声巨响。这到底是什么?鬼画符吗?为毛比英语的专业八级考试还要难?

  这里面我认识的字根本就没有几个好吧,让我如何领会?我还以为这上面会写着什么气运丹田之类的术语,这个简直就不是人类的语言!

  “胡九,你是不是在玩我?”

  我枕着册子睡得很香,迷糊之前我还在不停的反思自己。从小到大学习从未费过劲儿,这可能是我学习生涯中的第一次滑铁卢。

  梦中的我也在纠结着上面的文字,好像我一直没睡着一样,眼睛不停的打架。可就在这迷迷糊糊的时候,眼前的小册子就像是3D画册一样,上面的文字符号竟然漂浮了起来。

  我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眼睛像被502胶水黏住了似的,只能睁开一条缝。

  随后就见这些漂浮起来的符号组成了一个小人的图案,小人五官四肢俱全,就连他身上的五脏六腑和穴位都闪闪发着红光。

  随后,就见小人闭上眼睛控制着一股气流在身上不同的穴位游走,我赶紧也闭上眼睛向他学习。更不可思议的是,就算是我闭上眼睛,那个示范的小人依旧是那般清楚。

  一招一式,气息的流动,血脉的走向,在我身体里不停的游走。难道,这就是精髓?

  跟着小人示范走了一套之后,小人忽然不见了。而我...猛然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坐在了卫生间的马桶上!

  我惊起,好在裤子没脱下来,不然我都怀疑自己是梦游,还是那种随时尿裤子的梦游!

  吓死我了!

  我索性上了个厕所往房间走,一看时间凌晨四点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再去翻看那本小册子,册子上沾着我干涸的口水,大圈套小圈,极其明显。我捏着册子的一角皱了皱眉,这要是让胡九看到,会整死我的吧?

  而在另外一扇门里,我看不到的是,胡九收敛好气息望着窗外淡淡一笑。随后,他又深深的皱起了眉。是福还是祸?是祸躲不过,一切都是天意吧!

  早饭后,我哼着小曲儿给大家做早餐。何仙姑最先下楼,最近这姑娘日夜颠倒脸色有些不好,不过精神还是很饱满的。她揉了揉眼,从上到下看了我一番后又揉了揉眼。

  我被她看的汗毛直竖,锅里的煎蛋都有些糊了。

  “小花,你昨晚怎么了?”

  怎么?不就是上厕所没脱裤子,睡觉没脱衣服,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

  看她的眼神,和我从一个黄花大闺女变成少妇似的,惊悚!

  "没干什么?睡觉呗!”

  “不对...不对...”

  何丽丽绕着我转了好几圈,最后肯定的对我说:“你肯定是变了!这不是普通人的气场,有股淡淡的气围绕在你身旁...”

  我噗嗤一下笑了,还淡淡的气,怎么不说是仙气?

  “我偷偷告诉你,你不能和独角青说。昨晚我飞升了,要不是顾念你们几个,我早就御剑飞行了,一会儿表演给你看看..”

  说完,何丽丽生气的拍着我的肩膀。我挠着她的腰,俩人笑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