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寒莫名其妙的看着凤神冷冷的说:“凤神恐怕认错人了!本殿是阎王三殿,不是龙神!”说完走向九天。

  凤神眼神突然黯淡,但还是委屈的说:“龙神哥哥只是还没有恢复身份和记忆而已,龙神哥哥从来不会如此对待我的!”

  冬寒不解的看着羽神,羽神笑了笑说:“是的,你天生少一魄,恢复你就会恢复身份。”

  冬寒不敢相信,他看着冷静的九天:“你是不是也知道?”他希望她的回答是不知道,可是九天却只是点了点头。

  “所以你才回避我们的感情?”冬寒压破性的问。

  九天没有回答,看着手里的扶苏,又看向一脸不知所措的五鬼:“回鬼域!招待凤神和羽神。”

  “那你去哪里?”

  “极寒之域!”

  “你有办法救公子?”五鬼祈求的看着九天。

  九天点头,想转身就走,可是自己受重伤,没走几步就倒了下来。

  冬寒冷漠的走过去,扶起九天,帮他抱起扶苏:“不要逞强了,我送你们去。”

  不知道是不是九天太虚弱了,还是其他,九天没有拒绝。

  凤神美丽的睸子颤抖着,羽神笑了笑说:“凤神不必难过,等龙神恢复记忆,他会回到以前的,你还不相信他对你的感情吗?”

  凤神微微一笑:“知道了,姑姑。”

  五鬼出于礼貌没有多说,只是请凤神前往鬼域休息,凤神拒绝了,她的理由是公务繁忙,五鬼恭敬的退走,一个鬼族的鬼兵看着高高在上的凤凰,没有心生崇拜,反而凶狠的看着凤凰,对旁边的鬼兵说:“什么神!什么凤凰,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要不是她,嵾呲会那么强大吗?王怎会受伤?”

  另外一个鬼兵不解的问:“这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要不是凤凰关压凶兽不力,嵾呲趁机破坏!这个世界原本是和平的!一个罪恶的人,现在却高高在上,恶心死我了!”

  羽神看着你一句我一句的两个鬼兵,还有闷闷不乐的凤凰,她叹气说:“凤神,他们……”

  “他们说的是实话”凤凰表情悲伤。

  羽神想安慰,凤凰转身走了。

  冬寒将扶苏放在冰床上,九天疲惫的靠在冰床底层上,因为受伤,极寒之域的压力太大,她脸色苍白。

  冬寒在她对面蹲下,抬手想碰碰九天,可是手到一半,想到扶苏,他又不甘心的落下。失落的看着九天:“你现在承受不了这样的寒气,我带你离开疗伤”

  九天眼神空洞,由于刚才的嘶吼痛苦,声音沙哑的说:“让我陪陪他,好不好?”从没有听过九天祈求,冬寒莫名的心疼,手还是摸到了她的脸,凉凉的,柔软的,苍白的,这一次她没有拒绝他,回避他,推开他。他宠溺的说:“好!”

  “我度阎王劫你受伤了,我想替你疗伤,可是发现我无能为力,突然我感觉到了我从来没有的感觉,我发现通过我,你的魂魄感应到他能暂时恢复的灵物”九天顿了顿,继续沙哑的说:“而这个灵物是流落在域城手里的龙珠,只有龙神才可以支配他,我们便知道你是龙神。”九天看着冬寒,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

  冬寒皱眉,这些话从九天嘴里说出来,他终于可以相信了,但是他迷茫了,不甘心的说:“天儿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可是这种感觉我很熟悉。即使我是龙神也罢,阎王三殿也罢,我只为天儿一人倾心,一花一世界,一世一佳人。”

  “一花一世界,一世一佳人?”九天心情复杂的看着冬寒。

  冬天看到九天的表情突然有点失望:“我对你的感情,你还不懂吗?”他抬头看着冰床上躺着的虚体,生气的质问:“还是你心里一直只有他?”

  “冬寒,九天喜欢的从始至终都是你。”她很虚弱的说完。

  冬寒欣慰的笑了,将虚脱的九天挽到怀里,紧紧的抱着,霸道的抱着,他告诉自己,在也不让她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