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车停到了一个破旧不堪的单元房楼下,陈炘南看着那随时都好像要垮塌的居民楼挑眉。

  “你家就住在这里?”

  “对啊,这是我自己租的房子。”余芷溪自然是看出了他眼里的嫌弃,不过她并不在意。

  “我既然到家了,你就回去吧,再见!”她心中想的是再也不见。

  这次他没有阻拦,任由着余芷溪离开。

  随手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未知的号码.....

  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最顶层,低调奢华的办公室,陈炘南扶手而立站在落地窗前,眼神缥缈不知在想些什么。

  “总裁,你要的资料。”

  陈炘南接过文件夹认真的翻看着,“收购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基本上都已经处理好了,总裁,有一点我不明白,以咱们‘远恒’的实力,收购这么一家小公司.....”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啊?只是后面的话,小李并没有说出来,总裁做的任何决定,都有他一定的道理。

  没有理会助理的疑惑,陈炘南继续道“吩咐下去,明天我要亲自过去一趟。”

  “是,总裁!那您出国的事情.....”

  “想往后推一推,具体时间我会再告诉你。”

  明天,还真是让人期待.....

  出租屋。

  余芷溪苦着一张脸,想起陈炘南在车上说的最后一句话,他是在告诉自己不该插手他和那位黎小姐的事情吗?那他和自己的事情呢?

  她的家被他知道了,万一他真不打算放过自己,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偷偷爬进她家怎么办?

  还有那位黎小姐,总感觉自己好像哪里得罪了她?

  脑容量似乎有点不够用了,越想越乱,不想再在家里待着。

  打了个电话给尹思思,不需要说原因,十五分钟后,尹思思出现在她面前。

  “怎么着,小溪,今晚怎么安排?”多年的闺蜜关系,她对余芷溪一清二楚,生更半夜的找她出来,绝对有事。

  “我们先去喝点酒,然后去看电影。”

  余芷溪拉着她的手,走进了附近一家特色小吃。

  整整一个小时,她俩喝光了八瓶啤酒,然后在饭馆老板惊诧的目光下潇洒离去。

  去电影的路上,内心备受煎熬的余芷溪终于郑重的对身边的好友说:“思思,我失身了......”

  正在忙着用手机回复信息的尹思思,差点没被一口唾沫呛死,她震惊的扭过头:“你开玩笑呢吧?真的假的?”

  “真的。”余芷溪郁闷的点点头。

  “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我怎么都没听你提起过,怎么,不为你的允汮学长守身如玉了?”

  尹思思的话无疑是在雪上加霜,烦躁的揉了揉长发,“没有男朋友。”

  没有男朋友?尹思思震惊了,想不到一向古板的好友竟然变的这么前卫,她摸了摸余芷溪的额头,确定没发烧。

  “你啥时候转变的这么快了?玩起一夜情了?这不像你啊?”

  “我不是自愿的.....”想起莫名丢失的清白,余芷溪有些颓废的蹲在了地上。

  气氛瞬间凝聚,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接着尹思思犹如火山爆发:“余芷溪!你丫被人强暴了?”

  被人强暴了吗?是的,这本不该发生在她人生中的事情,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甚至事情脱离了她的想象,那个可怕的男人,貌似还不打算放过自己。

  流光溢彩的夜晚,随处可闻繁弦急管之声,一条繁华的马路,通往的是电影院的方向。

  “小溪,你怎么变得这么弱智,你不知道报警吗?有钱有势怎么了,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

  刚刚听完详细过程的尹思思,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万一他的家人伺机报复呢,我无所谓,舅舅舅妈呢?我不想他们再为我担心了。”

  “那就这么算了吗?”

  面对好友的质问,余芷溪苦笑,不这么算了,还能怎么着,难不成还让她嫁给他?绝对不可能!

  “你要是实在怕他去找你的话,就先搬来我家吧,等过段时间再说。”

  “这样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正好让某些人清离我的视线。”

  “那好吧,谢谢你,思思。”

  “好姐妹之间还用说谢吗?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

  等到尹思思回来的时候,手里又多了两打啤酒,一蹦一跳的向马路另一边的余芷溪跑去。

  完全没注意到一辆飞驰而来的迈巴赫毫不留情的撞了过来,尽管已经紧急刹车,巨大的冲击力还是将她推到了三米以为。

  余芷溪慌忙扔下手中的东西,迅速飞奔过来:“思思,你伤到哪没有?”

  车里的人也赶紧的下了车,“小姐没事吧,真的很抱歉,我没想到会有人突然冲出来。”

  磁性的嗓音带着惯有的温柔,这个声音.....

  余芷溪抱着尹思思起身,转过头就像训斥一番的时候,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