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回到云镜阁后便拉着且歌出了门,随之而去的自然还有暗卫棠离。

  对于能出府且歌自然是兴奋的,以前两人生活在云府时,虽说出府不受限制,奈何没有银子加上被欺压要干很多活,几乎每天都呆在云府中。

  但现在不同,没有人管制,手上还有银子,可以随便逛了!

  大街上熙熙攘攘行人络绎不绝,吆喝声此起彼伏,云初拉着且歌直奔药铺而去。

  买了许多烈性药材之后才悠哉悠哉的欣赏着街上的繁华。

  且歌拎着一堆药材,小脸苦兮兮的,她还以为是来逛街的呢,原来是来买药材的。

  “小姐,我们买这么多药材做什么?”她感觉小姐都快把人家店铺给搬空了。

  “自然有用。”云初神秘兮兮的回答着。

  这些药材在这段日子里面可是她的宝贝,送给秦氏大礼没这些东西可不好处理。

  “哦,小姐那我们现在去哪。”云初没回答,且歌也不揪着细问,小姐做事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她这个做丫鬟的只需要负责好小姐的饮食起居以及不怀好意之人便可。

  “买买买!”云初一副大款的样子,仿佛在说,看中什么随便拿。

  “哇,小姐真的吗?”且歌先前还沉浸在遇到不怀好意之人该怎么处置时听到自家小姐说的话立马回过神来,兴奋的叫了声便开启了疯狂的买买买行动。

  胭脂水粉,头簪发饰两人逛了个遍。

  这一逛便是几个时辰。

  隐藏在暗处的棠离看着两人这般疯狂的行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禁叹道:女人真可怕!这任务比保护王爷还累!

  等那几个崽子训练结束,他一定要做幕后人去,太受罪了,555……

  内心吐槽完后棠离又继续隐藏着气息默默地跟在身后。

  对于棠离的跟踪,云初早就发现了,虽然她的身手弱了但不代表感知也弱了。

  怪不得风镜司那么放心她出来,敢情在这里下着套等她跳呢。

  不过身正不怕影子斜,她还真没什么坏九九,也不是出来同什么人接头,是以她完全不担心,跟着便跟着,说不定遇到危险还能保护她们。

  因此,云初逛的很嗨了。

  “且歌,看那个男子的背影,好看吗?”云初脚步一顿,视线被前方的景物吸引,指着前面身体颀长的男子说着。

  且歌顺着云初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青衣男子如同遗世独立的谪仙般在人群中徐徐的走着,背影看来不错,至于容貌,应该比不上姑爷吧。

  “小姐,他肯定没有姑爷好看,我们可以回家看姑爷啊!”由于风镜司给的银子着实多,她已经开始倒戈了。 

  “姑爷?!且歌你变了!”以前是她的贴心小棉袄,现在小棉袄已经不暖她了吗。

  且歌心虚一笑,虽说三王爷身子骨弱,但国师能将小姐变聪明铁定也能将三王爷便好,到时候小姐作为王妃肯定能跟着三王爷享受好日子,不用像曾经那样受那么多苦了。

  她一定要好好撮合小姐和三王爷!

  这样小姐的未来才有保证!

  云初祥装哭泣,惹得且歌一阵安慰,才悠悠的指着前面她自认为俊美的男子,“且歌,你且走到他的前面,再假装回头,帮我瞧瞧长得俊不俊。”

  且歌小跑至男人前面,这才转身叫了声小姐,顺势用余光瞄了眼男子的样貌,心里默默地摇了摇头,果然没有姑爷好看。

  “如何?俊吗?”

  “不俊,脸上有一大块的斑,不好看,没有姑爷好看!”且歌嘻嘻的笑着,顺势吹捧了下风镜司。

  云初抽了抽鼻子,顿时失去了兴致,继续看着胭脂水粉。

  待到天色渐晚两人才拎着大包小包往回赶。

  夕阳西下,七彩的余晖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走在漫长的道路上,云初尽情的享受着这份安宁。

  比起前世的杀手生活,其实她要的很简单,三两姐妹,美男作伴。

  提心吊胆的日子她是真的厌倦了,本想着找时间退出组织过她的养老生活去,未曾想一不小心就穿越了。

  不过这趟穿越之旅目前还是令她很满意的。